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抛弃皮裤后,邓紫棋又爱上了无痕“液体裤”网友:还是你玩的花啊
2020年1月30日
时尚芭莎拍摄水平有多高,华晨宇惊艳,看到肖战:心都被偷走了
2020年1月30日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新生代偶像歌手蔡徐坤的EP《YOUNG》,以5194万人民币销售额问鼎2019年内地音乐数字专辑、EP、单曲销售排行榜第一名;

新生代歌手华晨宇以4707万人民币销售额位居第二;

张艺兴EP《HONEY》以3707万人民币销售额位居第三;

内地歌坛初代选秀偶像李宇春的《哇》位居第四;

曾经叱咤华语乐坛的超级巨星周杰伦,近年来鲜有佳作问世,但也凭单曲《说好不哭》拿了个第七的成绩。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新音乐产业观察整理数据

中国流行音乐市场,在各领域“经济寒冬” 里抬头挺胸,悄然崛起。

但“人比歌红——他们会唱歌吗”、“音乐榜单上的歌我没听过”、“华语歌坛再无天王天后”……对音乐没有关注、视野固定的大部分人群、以及部分从业者,都依然延续着这样的认知。

究其原因,整个上世纪90年代,中国的人群生态相对统一,大众口味亦相对统一,接受度极高,听得了李宗盛、罗大佑、王菲、齐秦,也能被唐朝、黑豹、窦唯、崔健所感染。

华语歌坛天王天后级人物层出不穷,群星璀璨,光彩夺目,华语流行音乐以一种王者之姿牢牢地在各阶层流传开来,街头巷尾,尽皆传唱。

只要经历过那样的时代,“走不出来”的确会成为一个常态。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还有一点我们不得不承认,网络的确是造成音乐分流的“魁首”。

大众的自我表达通过网络得到了充分的外扩,意识形态领域的丰富,使听音乐的人群分成了三拨儿:

一拨儿是精英阶层,继续喜欢着传统的、有态度的、追寻自我价值寻求人生突破的音乐作品;

一拨儿是学生群体,他们更多在追寻作品之外的附加值——音乐类型、风格、技巧、以及歌手本身;

一拨儿是城市的外来者和漂泊者,这类人更多在音乐里寻求着生活里属于自己的声音和共鸣。

《两只蝴蝶》的出现,是音乐分众的标志性事件。

这首“口水歌”、“网络歌曲”红遍大江南北,也由此引发了三个市场的神仙打架,谁也说服不了谁。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至此,精英阶层固守传统;“外来者”更青睐于简单易记朗朗上口能引发共鸣的网络红曲,而许巍、郑钧、朴树这一类音乐人的作品,则更多在高校里流转,再传到大众视野。

三大市场,开始老死不相往来。

05年超女,静悄悄地把音乐市场带向了另外一个拐点。内地歌坛超级偶像的空白被填补,作品渐渐移到人物之后。

关于歌手本人的话题被层出不穷地拿出来讨论,选秀节目是否黑幕被炒得漫天飞舞。作品的意义则被娱乐彻底消解,大众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导致了音乐市场的彻底分众。

喜欢作品的,被称为歌迷,喜欢人物的,被称为粉丝,从此泾渭分明。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由此,再想像以往一样,有众多天王天后级人物统领市场,统一口味,几乎是也不可能的事。

但分众市场形成,主流市场根基却全然不稳。

就在此时,数字音乐市场的不规范对于传统实体唱片行业几乎进行了最为致命的打击。

两大侵权巨头:MP3免费下载和彩铃业务,几乎摧毁了大部分唱片经纪公司的生意。

人们可以通过各种免费渠道听歌,购买实体逐渐成为历史。

2006年周杰伦的《依然范特西》几乎可以算作是中国音乐实体销售的最后辉煌。当年年度销售达170万张,但已难挽音乐市场颓势。

2009年,音乐市场呈断崖式下跌,全盘销量仅剩19.97亿,比起05年尚有119亿的销售盘来说,基本已经跌至谷底。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大部分唱片公司纷纷转型,偶像歌手已经不再靠做音乐为主业,网络歌手的版权费依然在辛苦维权,地下音乐就更惨,没有成本再做精致昂贵的音乐,就去做不用花太多钱的民谣、后朋克去了,做独立音乐的,更没有了空间……

舆论方面,音乐审美也一样呈现出断崖式下跌趋势。

互联网在给了每个人表达权利的同时,也扩大了眼界狭窄的声音。

非专业评论大量涌入作品及歌手评论前线,喜欢不喜欢全凭好恶与主观审美,再被利益方因势利导——于是,大众互相固守着自己的小圈子,互相攻讦,一步步扩大着负面的声音。

到了最后,华语乐坛在公众舆论里,率先成为不可挽回的悲哀。

但事实并非如此。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即使在05-15年被称为华语乐坛最黑暗的这十年里,也有层出不穷的好歌手好作品出现。

芭乐情歌领域,孙燕姿、五月天、张韶涵、苏打绿、萧敬腾、林俊杰、杨乃文、张悬等等依然坚守乐坛,产出颇高;

而潘玮柏、热狗、黄立行等嘻哈歌手则把嘻哈带进了华语乐坛;

赵雷、宋冬野成为新生代民谣领头者;

罗志祥、蔡依林开辟出唱跳领域新类型;

05年出道的薛之谦做完火锅店做段子手,也唱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李荣浩从幕后转到台前,开始了自己的歌手生涯。

音乐之火其实从未熄灭,只是声音在道路前分岔而行,直奔目标而去。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韩流对华语乐坛的影响。

2005年,中国歌手韩庚在韩国出道,从此开启了中国艺人的韩流之路。

2012年,偶像歌手张艺兴、鹿晗、吴亦凡、黄子韬在韩国exo组合出道,囊括此后三年韩国、亚洲各类音乐大奖。

K-pop唱跳——夹杂着他国语言半文不白的歌词,记忆点比故事更重要的旋律,强烈而有张力的舞台呈现,基本奠定了更年轻的一代听众所能接受和喜爱的新型音乐风格,也成为偶像歌手最先选择的一种音乐风格占据主流。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与此同时,音乐类型在音乐综艺里不断被拓宽。

《中国好声音》是一个标志性的符号,他让中国大部分素人歌手越过唱片公司,有了一个相对开阔的展示平台。

《中国有嘻哈》则让嘻哈在中国拥有了更多忠实拥趸。

《偶像练习生》则让部分人群意识到偶像并非只是长得好看的花瓶,他们的流量也需要更深厚的专业支撑。

《即刻电音》虽然最终还是以炒作而知名,但电音也因此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乐队的夏天》则在复苏着中国的乐队精神和摇滚内核。

Jazz、Rock、Soul、Bluess、Reggae、Rap、Hip-pop、Funk、R&B这些在每个领域里更为细分的名词以越来越多的存在感出现在各大媒体,甚至出现在一些“网络口水歌”里,成为中国大众音乐审美逐渐开阔的标志。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新生代的歌手里,也不断有优秀的艺人在展示着自己的野心。

早一点的尚雯婕早就开始了独立电子音乐的研究。

华晨宇的实验音乐也不断地在各种不同领域里尝试并融合。

2018年底,张艺兴在三专《梦不落雨林》之后,提出M-pop的新类型音乐风格,以中文词汇和民乐为底色,不断融合进世界各地的音乐语言和元素,来创造属于中国特色的现代流行音乐。

2019年的EP《honey》,成为M-pop第一次成型的探索,并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不再止步于前辈的山头,是新生代歌手初生牛犊的理想主义。

无论成功与否,这样不停探索音乐未竟领域的决心,还是体现了时代所赋予他们的格局。

反观之前周杰伦试图把电音融入音乐的那一次失败经历——历史始终在进步。

也许华语音乐市场永远不能回到有一个或一堆天王天后统御天下的光辉岁月。但分众之后,每一个小众市场,都在以一个坚韧的姿态逐渐拔地而起,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华语歌坛的音乐销量总盘也在不断复苏中。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首先复苏的是民谣。赵雷、宋冬野、陈粒等音乐人开始进入大众视野,并开始实力提升销售实绩。

2014年吴亦凡、鹿晗解约回国,从此开启了中国音乐市场的饭圈之路。

大众市场、分众市场都开始有了逐渐稳固的基础。

2015年,经过十年苦苦挣扎,市场开始承认版权地位,数字音乐付费时代来临。

当年中国的数字音乐销售占比总盘达73%, 总销售额回复到507.48亿。

2017年,张艺兴第二张专辑《sheep》开始尝试回归实体市场,以107一张的单价售卖28万张,创造了2017-2018年实体唱片市场的奇迹。

2017年底,国内音乐市场总盘达580.49个亿。

2018年,张艺兴第三张专辑《梦不落雨林》以2743,4792万的销售实绩再居榜首,当年总盘为612.42个亿。

2019下半年,蔡徐坤EP《young》以5194万人民币销售额成为该年中国音乐数字专辑销售排行榜第一名;凭借《陈情令》爆红的王一博发售单曲当天,销量就突破了3000万。

粉丝经济成为音乐市场的主要支撑,令人喜忧半参。

但无论如何,“人比歌红”虽然容易消解音乐作品的重要性,但也逐渐让音乐市场开始呈现出繁荣的迹象。

(2015-2018销售总盘图示 图片来源:新音乐产业观察数据)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各大音乐平台也开始在考虑繁荣之后的内容可鉴赏性。

当音乐榜单成为各家粉丝的争夺地盘之后,为了解决音乐榜单公信力逐年降低的问题,

由你榜率先开始提出以五个维度来确定榜单的排名:播放指数、传播指数、付费指数、人气指数以及喜好度。

而QQ音乐则有意识地把榜单分为付费式以及内容品质两种。

在各家销售量上总榜的时候,2019音乐榜单的公信力开始悄悄加入路人盘(人次购买)的考量,以此来评价一个音乐人真正可持续的商业价值。

目前的音乐市场,有喧嚣的噪音,有良莠不齐的作品,有漏洞百出的规则,有假大空的虚幻繁荣。

但是,也有日益被培养出审美水准的听众,有坚持音乐品质的音乐人,有在积极反思和提供解决方案的平台——2020,一切都在好转,不是吗?

蔡徐坤、华晨宇、张艺兴,顶流偶像能撑起歌坛的下一个10年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