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快乐男声》:音乐选秀综艺的3.0时代?

华晨宇被吐槽美汉子 可素颜的他明明很正常啊!
2017年3月19日
2017 新一届快男横空出世,2010届快男却被黑到深处?
2017年3月19日

2017《快乐男声》:音乐选秀综艺的3.0时代?

文|周锐

“向山谷借开朗,向海借浪;向将军借勋章,向侠借闯;向共鸣借胸腔,向人借嗓;向烈火借猖狂,谁敢随我,成为下一个偶像!”

2017年《快乐男声》宣布重启,这时公众才蓦然发现这档曾经贯穿一代人青春的音乐选秀节目今年迎来了十周年纪念,而距离它上一届选秀已经阔别四年。2月27日,《2017快乐男声》(以下简称《快男》)全渠道开放海选报名,新版的LOGO与概念宣传语横空出世,像是个提刀策马初入江湖的少年郎,带着一身莽撞与张狂,可眉目间却依稀是当年熟悉的模样。

2017《快乐男声》:音乐选秀综艺的3.0时代?

或许这正式《快男》想要给人的感觉,有昔日头部选秀IP的内核与互联网时代下全新的外壳,“希望它(《快男》)打造中国最年轻的,最有态度的,并且是属于在音乐领域,在选秀、选拔领域是一个最高级别的一种状态。”《快男》导演陈刚表示。

2017年3月17日下午14时许,由湖南卫视、芒果TV、优酷、天娱传媒、土豆联合出品,鱼子酱文化联合协制的《2017快乐男声》在长沙举办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告这档选秀综艺重新出发。这届重启的《快男》将告别卫视平台,以网络综艺的形式转战芒果TV与优酷,并采用别开生面的赛制结合互联网内容渠道打造全新的传播形态。在互联网时代下,老牌选秀节目都在积极尝试塑造更符合年轻代受众审美取向的品牌形象与理念,时代在更迭,旧的事物必将成为历史。

“今年的《快乐男声》我更希望它打造的是在大众形象中,在90后认知当中它是一个潮牌。从潮牌的理解上,它的创造力,它的艺术构想力,它的态度和它整个对于大家画像的构成,其实就已经很明确。”很明显,《快男》旨在年轻化,它希望在十年情怀IP的基础上,从旧体制里破茧而出,重新把握住95后、00后等新生代大流。

1

选秀10年,《快乐男声》1.0到2.0到3.0的三次时代跨越?

从2004年《超级女声》、2007年《快乐男声》全民海选诞生出的第一批草根偶像,到李宇春、周笔畅、张杰等选秀选手成为彼时年轻一代记忆中共同的时代印记,有人说,湖南卫视的选秀节目开启了选秀综艺的1.0时代。2007年第一代《快男》诞生,这一届《快男》推出了陈楚生、苏醒、魏晨、张杰等一众流行音乐男歌手,同时也延续了当年《超级女声》的热度,互联网时代尚未到来,“短信投票”的全民热潮成就了“快男”IP品牌最辉煌的一段时光,这也许是现今国内粉丝经济最原始的雏形,也是《快男》延续10年最夯实的基础。

然而随着“超女”“快男”的火爆,同类型选秀节目喷涌而出,国内综艺节目日益同质化与低俗化,偶像消费过度造成了观众审美疲劳,2011年广电总局出台“限娱令”,监管层的宏观调控使得中国内地的综艺格局被重新洗牌,选秀节目的1.0时代就此落幕。

2017《快乐男声》:音乐选秀综艺的3.0时代?

时代更迭裂变的剧痛下,2012年《中国好声音》进入观众视野,彼时中国互联网行业一路高歌猛进,社交网络进入空前盛况,微博、微信、知乎、豆瓣等社交网络平台日益繁盛,视频网站成为内容分发的新型渠道,网络传播媒介的加入,使“好声音式”选秀拥有了前人不可想象的传播速度,粉丝经济开始呈现其潜在生命力,《中国好声音》引进的新型模式,吴莫愁、吉克隽逸等选手的火爆都预示着选秀节目由1.0转向2.0的蜕变完成了。这也促成了一波国内引进海外综艺节目或节目模式的热潮。可历史总是相似,热潮之下必然形成同类节目的井喷,伤害受众体验的同质化竞争很快使得选秀节目再次进入僵局,《歌手》《蒙面唱将》等引进节目几方格局,观众却已经陷入疲软。

而电视综艺的僵局却使得网络综艺有了生长的空间,互联网时代网络平台开始成为受众分流的重要分支之一,直播、网络综艺、网络大电影、网络剧等内容领域的日益发展,线上线下互动机制的普世运用,互联网思维的运营模式,屏幕前观众拥有更多选择权利与更高的参与程度,选秀综艺的2.0时代进入了颓势。

2016年、2017年《超级女声》《快乐男声》陆续改版网综,结合互联网渠道进行内容改造,直播、线上互动等互联网元素加入选秀,粉丝拥有更大的话语权,明星选秀从传统的粉丝支持变成了偶像养成,业界推测,或许网络平台上粉丝经济与直播互动的网络选秀节目预示着选秀综艺进入了3.0时代。

2017《快乐男声》:音乐选秀综艺的3.0时代?

(《2017快男》代言人黄子韬)

而2017年《快男》突出的双网络平台,选拔过程中芒果直播APP、来疯直播APP的参与,选手线上人气PK的赛制,年轻化的思维模式与互联网基因的结合,都让人觉得或许《快男》将是开启选秀3.0时代关键一博。

但导演陈刚的想法,却比众人想的要单纯很多,“我不觉得有这么多概念,选秀3.0时代,选秀异次元,没有这些概念。”他说,“我们如何跟上年轻一代的想法,跟上他们的潮流,跟上他们的气质,这是除了节目本体内容以外,我们更重视的一件事情。我们更希望《快男》成为潮流音乐的新锐的年轻的引领者。”

2

《快乐男声》全新改版,情怀IP完成时代蜕变?

而为了向着年轻的引领者前进,《快男》也全新更新了一次节目配置。保留了“全民选秀草根偶像”的内核,《快男》的改变之路更着重于选拔渠道、选拔标准、竞争赛制。

据了解,今年《快男》比赛将进行全球选拔,赛程分为海选、晋级赛、总决赛,赛区除了有往年传统的地域十大分唱区,还增加了以芒果直播APP和来疯直播APP为主的云唱区、以及海外唱区,同时也有今日头条、梦想直播、八大广播电台等合作唱区,总冠军预计在8月中旬诞生。

目前,《2017快乐男声》云唱区已于芒果直播APP、来疯直播APP启动报名,选手通过粉丝投票获得“人气入围卡”才能在选拔中脱颖而出。而十大地面唱区也已经陆续开启,长沙、成都、广州、西安、哈尔滨、南京、昆明、郑州、天津、沈阳等唱区分布的地域,实现了全国人口高密度区域的全覆盖。

值得注意的是,节目组公布,今年将实行“女生定男声”的新玩法,即每个地面分唱区设立一个200人的“挑食少女团”,让这些95后女生来选择她们认定的、能够代表分唱区的男生,“只有她们赞同,选手才能够冲出他们的分唱区来到全国赛;这样的设置也是在节目的态度认同和理解上与95后坚持一致”。

2017《快乐男声》:音乐选秀综艺的3.0时代?

(《快乐男声》导演陈刚)

对于这个设置,如果按表面意义上理解,这200为年轻女性的审美或将占据评判标准不少比例,但陈刚导演却并不担心,因为选拔标准是一个相互平衡的机制,“如果那是唯一标准的话,它就是偏颇的。但是我一直倡导在《快乐男声》今年的舞台上,一定是三方的评判标准,这是相互制衡的过程,也是一个相互综合的过程。“挑食少女”只是三方当中的一方。另外两方是‘音乐召唤师’与选手的人气。”

陈刚导演也皆是了“召唤师”的概念,2017年《快男》有很多新潮概念,如“95后做主”、“去评委化”、“最强气势集结”等,其中“去评委化”就是“音乐召唤师”出现的原因传统意义上评委的作用更接近于一种自上而下的评价,指出问题或给予鼓励,却并不参与选手自身行动,而“音乐召唤师”却是一种辅助作用。

节目组解释,所谓“音乐召唤师”,是一个引领者,音乐召唤师会有他自己对于今年95后快乐男声们的判定:他们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希望他们能够带来什么?在“音乐召唤师”的团队里头,召唤师和选手将形成一种在音乐理解上和在音乐年龄跨度上的一次内部碰撞。

“‘召唤师’它带来的是机会,带来的是对选手音乐的帮助,将‘召唤师’所拥有的资源,培养选手演出的能力,他们是这样的一个帮助的过程。”陈刚导演说。但是‘召唤师’也拥有很明确的权利,他们可以观察选手,并作出选手是否可以踏上舞台,这其中是一种制约与平衡的关系。“在今年的赛制上做了很多调整,包括评判标准在内,形成一个三元化的标准,而不仅仅是界定在比如网络人气方面,因为我个人认为,网络的人气是存在一定片面性的,当这种片面过度呈现出来时它就没办法界定这是一个以音乐为介质的舞台了。”

面对这样的《快乐男声》或许是值得期待的,因为不止是选秀节目,互联网时代下的观众也需要一个全民偶像的诞生,基于网络,带着新世代的生命力,如当年“超女”“快男”们一样成为年轻一代的共同回忆。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