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布的玩法来看,《快乐男声》依然是选秀综艺中的头部内容

《快乐男声》发布会现场,黄子韬在红毯上迷路,难道只是路过吗?
2017年3月18日
华晨宇将献唱《快乐男生》粉丝欢呼表期待
2017年3月18日

从公布的玩法来看,《快乐男声》依然是选秀综艺中的头部内容

看电视

芒果TV重启《快乐男声》选秀运动,但已与十年前的“快男”玩法大相径庭。这之间的变化不仅在于由电视节目进化为网络综艺,而且,今年芒果TV首次敞开大门办选秀,与优酷联合制作、播出。此外,引入“音乐召唤师”概念的“去评委化”、选用黄子韬担任代言人,都在彰显着进阶版《快男》的创新性。

从2004年的《超女》热爆,到2007年《快男》大火,大江南北一时间选秀节目遍地开花。十多年过去了,时至今日,选秀绝对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了,如今再说选秀,再做选秀,已显得老生常谈。

纵观如今的电视荧幕与网综内容,“明星真人秀”已然是主流,且也已有泛滥的趋势。就是在这种大环境下,由湖南卫视、芒果TV、优酷、天娱传媒、土豆联合出品的《快乐男声》逆势而上,祭出“选秀”这面大旗,再启选秀运动。

从公布的玩法来看,《快乐男声》依然是选秀综艺中的头部内容

我们还需要《快乐男声》吗?如今的歌坛,中流砥柱绝大部分来自昔日选秀比赛,经过争议与磨砺,他们扛起了乐坛半壁江山。选秀比赛有其存在的意义。

我们需要怎样的《快乐男声》?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2007年,第一届《快乐男声》举办,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十年;2013年,最后一届《快乐男声》选拔,距离今天也已有四年。

2007年为快男们投票时,大家用的还是黑屏手机,而今早已是智能手机的天下——人们的生活方式、通讯手段、审美情趣都悄然变迁。2017年的《快乐男声》,必然也必须和昔日的《快男》不同。

从公布的玩法来看,《快乐男声》依然是选秀综艺中的头部内容

变化何在?

首当其冲,2017《快乐男声》并非一档电视节目,它是由芒果TV和优酷这两个网络平台共同打造,联合制作并播出的。同时,芒果TV将从《2017快乐男声》开始,向今日头条开放自身综艺节目的短视频内容,通过入驻头条号的形式将节目内容进行分发。

芒果台的忠粉对芒果TV不会陌生,它拥有芒果台热门综艺与电视剧的独家版权,且在去年制作了昔日芒果台另一档王牌选秀节目《超级女声》。此番做《快乐男声》,是在去年基础上的再出手。去年的《超级女声》为今年的《快男》提供了制作经验与人力储备,这是今年芒果TV大做《快男》的底气。

而就目前公布的“双网络平台播出”来看,今年最大的重点是芒果系的选秀节目首次打开了大门,与另一强势网络平台共同合作。这在以前的芒果TV运作中,尚无先例。

众所周知,过往的“独家性”版权曾为芒果TV带来专属的流量,但在某种程度上,“独家”也限制了节目的受众群。今年芒果TV+优酷的双平台,芒果TV打开大门办选秀,对内是一种突破,对外,为《快男》带来了更广阔的舞台。

就制作上看,今年打造《快乐男声》的这支团队是湖南广电最早一批做选秀类的团队,他们从04年就开始做选秀节目,熟悉节目内容制作。但诚如上文所言,大环境早已不同,如今再做选秀,已不能只凭经验。

从公布的玩法来看,《快乐男声》依然是选秀综艺中的头部内容

2017《快乐男声》节目组在3月17日举办的记者会上公布了赛制。在内容呈现上,最大的创新是——“去评委化”。

轰轰烈烈的选秀运动,成就了一批歌坛新人的同时也曾让评委席上的老师们出尽风头。但随着同类节目的大规模泛滥,尤其后期还出现评委恶意炒作的点评内容,让观众倒了胃口,也引发了有关部门对选秀比赛进行限制。

早年的《快男》中即出现过选手与评委激烈冲突的场面,2017年的《快男》,面对的是更新一代的年轻人,参赛和观众主体已经直指95后。他们还需要评委吗?他们需要怎样的评委?

从公布的玩法来看,《快乐男声》依然是选秀综艺中的头部内容

95后的人群追求自我精神,更强调自己主导自己的生活、事业和命运。他们需要引导,但不再全盘听从于权威。2017年的《快男》,取消了评委设置,改而引入了“音乐召唤师”的概念——

这些“音乐召唤师”和过去的评委导师一样是歌坛大咖,但并不是坐在评委席上坐而论道,而是与他们召唤而来的学员共命运,一起完成比赛。

这个过程,既是他们对学员的培养,也是一场他们的真人秀,如果效果不理想,再大咖歌手按照赛事规则也会被淘汰出局,他们势必使出看家本领。这样的紧迫刺激,会为节目增加更多看点。

从公布的玩法来看,《快乐男声》依然是选秀综艺中的头部内容

不一样的平台,不一样的赛制内容,最终,节目会选出一个怎样的冠军?未可知。但可以肯定是,不会是陈楚生那样的民谣歌手,因为陈楚生属于2007年。2013年华晨宇夺冠已经是对《快男》的一场颠覆,新世代自有新世代的选择。

到2017年的今天,《快男》代言人选用了黄子韬就是一个讯号——作为明星,黄子韬并不完美,带着争议,他自信、自我、自强,努力进取。他是不同于过往前辈的新生代明星,他就是他自己。

从公布的玩法来看,《快乐男声》依然是选秀综艺中的头部内容

95后的主体受众,进阶版的《快男》,全新的选秀比赛,这一切都让人对2017年的《快乐男声》充满期待。不管进程中多少困难和争议,昔日从比赛中走出的选手如今在歌坛的成绩有目共睹,这是《快男》存在于2017年的信心。

当然,这也是一个提醒:万变不离其宗,音乐、歌唱,是一切创新的前提。最终脱颖而出的快男冠军,不会是陈楚生,也不会和华晨宇一个模样,他或许会很怪很不寻常,但他一定和陈楚生华晨宇一样,有强烈的音乐性。

唯有这样的“怪物”,才能在这条路上走得长久,也才能把“快男”这个品牌,在节目轰轰烈烈一场喧嚣后,带到更新的世代中去。

欢迎关注“看电视”!

深度行业透视、独到客观评论、新鲜内幕资讯

广电行业、文娱产业资深媒体人运营打理

看电视,就是要做有品格、有思想、有见识的内容行业自媒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