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TV+优酷,能否为衰落的《快乐男声》打下翻身仗?

快乐男声;张杰时间给了他最好的证明
2017年3月14日
湖南卫视2017年《快乐男声》重庆万州招募赛在我校拉开序幕
2017年3月14日

芒果TV+优酷,能否为衰落的《快乐男声》打下翻身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作者morning,编辑朴芳。

时隔四年,2017年《快乐男声》重启。导演陈刚日前透露已全渠道开启了报名,这次节目将由芒果TV和优酷联手出品,宣称要把节目打造成“全网唯一全民造星式歌唱类选拔真人秀”。

离开了湖南卫视这条大腿,2016年《超级女声》曾首度转战互联网,然而却遭遇行业内外的一致遇冷,今年作为网综的《快乐男声》是否会遭遇同样的命运?

犀牛娱乐发现,十年的快男情怀是此次主打的一个宣传点。

2007年《快乐男声》虽然是首届快男,但其影响力之高可以与05年超女并肩。守在电视机前拿着诺基亚小灵通给自己喜欢的选手发短信投票是很多年轻人的美好回忆。比赛之后,天娱为“鲜肉”选手打造了“至上励合”这一歌唱组合,像魏晨、俞灏明等有颜值有表演天赋的选手也获得了《一起去看流星雨》这类爆款电视剧的演出机会。张杰最近作为《歌手》这一节目的逆战歌手,也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

总的来看大多数当年的“快男”像是王栎鑫等人依然活跃在荧幕中。相比之下2010年快乐男声的表现就差强人意,张炜、武艺等名字慢慢淡出观众的视线,更有报道戏称这一届是“最惨快男”。2013年快乐男声的参赛选手中,仅有欧豪和华晨宇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而其他的选手明显后劲不足,13年快男集体拍摄的纪录片大电影《我就是我》票房仅有653万。快男10年,伴随着草根选秀类节目从巅峰到衰落,不仅是节目的制作质量和市场影响力今不如昔,选手的后续发展也和品牌走势息息相关。

互联网元素能否令“快男”焕发新生?

转战网络平台后,为了打造更具网感,更“真实、互动、有趣”的《快乐男声》,制作方宣称融合了许多当下最流行的网络元素。这次比赛十大地面赛区和快男云赛区同时启动。在云赛区中,除了网络人气排行前三的选手将获得人气入围卡之外,明星特搜队也将奔赴全国十余个城市进行海搜,获得队长青睐的选手将获得特搜入围卡,直通云赛区300强。

地面赛区同样也花样繁多。根据导演介绍,此次海选时将全程直播,网友的喜好将是评判选手的重要因素。而在各分赛区,节目组设置了一个由200位95后女生组成的“挑食少女团”,总导演陈刚说:“只有她们赞同,选手才能够冲出他们的分唱区来到全国赛。这样的设置也是在节目的态度认同和理解上与95后坚持一致。”

芒果TV+优酷,能否为衰落的《快乐男声》打下翻身仗?

今年快乐男声这一IP脱离了湖南卫视这一靠山,由芒果TV和优酷联手打造。据数据显示,和其他视频网站相比,芒果TV的年轻用户占比高达49.7%,年轻人的聚集使其综艺节目在市场占有中处于上风。

2016年芒果TV在自制节目上仅打出了《明星大侦探》这一张王牌,其他内容资源还是以湖南台的独播版权为主。尽管内容制造还没有成为这一视频网站的优势,但去年完成的两轮投融资和近日与今日头条的战略联手,芒果TV在平台的运营和长期发展上,正在逐渐摆脱湖南卫视自立门户。

相对于芒果TV侧重平台的打造,优酷作为阿里大文娱的核心引擎之一,近期也在逐步发力。“超级综艺”的口号可谓野心勃勃。虽然没有湖南台这样的内容支持,优酷也率先买下了《极限挑战》《欢乐喜剧人》等11档热门节目版权,同时其自制综艺《火星情报局》第一集开播便斩获9亿的播放量。

在合一集团总裁兼阿里音乐CEO杨伟东看来,“视频平台最需要的,是打造大众化和垂直化爆款的能力。”不得不说,这对于大多数刚刚明确品牌风格和发展方向的视频网站来说绝非易事。

用什么拯救每况愈下的音乐类选秀?

回顾音乐类选秀节目,2005年《超级女声》作为第一代选秀节目的代表,极大的发挥了“素人性”和“互动性”,随后举行的快男超女系列比赛成了许多年轻人青春时光的重要见证。

芒果TV+优酷,能否为衰落的《快乐男声》打下翻身仗?

(2007年快乐男声)

从2010年开始这一IP的社会效应逐渐下降,2013年《快乐男声》从节目质量到影响力都不可同日而语。一方面当时受到了《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引进节目的冲击,这些外来节目颠覆了近十年中国电视音乐节目的固定表达方式,还在炒冷饭《快乐男声》难免炮灰。另一方面在广电总局限制大众投票后,《快乐男声》等平台没有找到一种和粉丝与观众保持密切及良性的互动方式,比赛中也没有其他渠道施行全民票选。

13年快男与YY平台合作进行网络投票,网友投票再多也只能将选手送入七强,观众和粉丝无法全力支持自己的偶像。相反2007年快乐男声每一场的淘汰和晋级与观众支持票数紧密相关,最终冠亚军的对决也是由观众及粉丝投票决定。

其实快男超女系列最吸引人的就是观众享有自己能够影响比赛结果的“错觉”。选手的草根性不是最主要的,草根选草根才是王道。快男的目标市场是我国15岁-20岁上下青春期少男少女,这是群追星最疯狂最舍得为偶像出生入死的人,2013年快男在设置上既没有给粉丝多少出镜的机会、也没给偶像们诉诸感性的神秘主义渲染、更没强调粉丝对节目的价值,这让许多粉丝在追星过程中成就感大减。既然是靠与观众实时互动稳固节目根基,这次再战网络投票,能否抓紧观众与粉丝这颗救命稻草,也让我们着实捏了一把汗。

芒果TV+优酷,能否为衰落的《快乐男声》打下翻身仗?

其实去年的《超级女声》就已抢先试水了互联网全民选秀。在为期八个月的超女选秀中,“偶像养成”阶段成为节目的重头戏。芒果TV以“慢直播+秀场直播+节目直播”的形式与观众互动,同时每位选手在各大直播APP有个人专属直播间。尽管在理念和操作上领先市场,但这档节目却没有抓住网络视频媒介的传播核心。

网络节目的优势在于,它能让受众随时随地点播,不喜欢的部分,直接拖进度条跳过,其核心是自由和平等对话。而《超级女声》每周6小时的直播不但让观众感觉冗长,比赛各个环节中的轻重缓急也没有明显区分,一些网红和YY主播的超高票数让其他选手和其粉丝慢慢失去了斗志和信心。最后评委柯以敏成了整档节目中讨论度最高的部分,《超级女声》这一IP也从“五陵年少争缠头”到了“门前冷落鞍马稀”的境地了。

如何打造迎合当下“青年文化”的全民偶像?

“未来十年,新一代的偶像在网络!”这个口号曾被多个选秀类网综所重复,可大多数网综只产生了网红,并没有打造出能被市场和大众所认可的全民偶像。而像《蜜蜂少女队》《夏日甜心》等“偶像养成类”节目,开局声势浩大,过程却是漫长复杂。再加之“养成”也不是一蹴而就之事,赶鸭子上架最终导致大量没有辨识度的选手泯然众人。

芒果TV+优酷,能否为衰落的《快乐男声》打下翻身仗?

青年文化并不是一种定义,而是一种可以包含各种亚文化新思想的范围。正是其多元,才难以迎合。TF boys作为中国内地最火的少年组合,主要满足了亚文化中“腐女”的群体需求。而去年《超级女声》总冠军圈九也是二次元的代表。

其实对于95来说,全民偶像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一位年轻人心中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崇拜和追求。强行树立一个看似众多青少年会追捧的形象不一定能够成功,在个性优先的时代,只要有人欣赏你的独一无二,你能正面积极的给粉丝给这个社会带来有利的的影响,就是一名合格的偶像。

对于音乐选秀类节目面临的最大挑战,本届快男导演陈刚坦承:“我们的目标是最强出道,‘最强’一定不是简单地选拔完了以后,大家喜欢上他,然后回味完就收工,它必然有持续的后续展示和后续整个作品的接力,这是芒果TV和优酷双平台介入之后,会来做的事情。”

与此同时,今年2月14日,一度被离职传闻围绕的选秀教母,曾经成功打造“超女快男”的龙丹妮正式宣布离开天娱传媒,开启创业之旅。龙丹妮透露将联合企鹅影视打造被定义为互联网3.0选秀的节目《明日之子》。事实上,在今天的互联网内容时代,如何找准青年文化的脉搏和市场的定位,或将成为一档选秀节目的关键所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