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之后 “快男”复活 导演揭秘全新赛制

各界大V大力支持华晨宇 好人品好音乐到哪都圈粉
2017年2月25日
想成为下一个张杰华晨宇?2017快乐男声喊你来报名
2017年2月26日

4年之后 “快男”复活 导演揭秘全新赛制

4年之后 “快男”复活 导演揭秘全新赛制

还记得十年前那档针对男性的大众歌手原创偶像综艺节目吗?从2007年开始,《快乐男声》挖掘出了一批又一批的新生代力量,张杰、华晨宇、陈楚生、欧豪、俞灏明、王铮亮、白举纲……2月27日,《快乐男声》这个从人们视线中消失4年之久的综艺节目将正式宣布归来,并将采用网综形式转战网络视频平台,再次吹响歌唱选拔真人秀的集结号。2月26日下午,正当《2017快乐男声》地面各大唱区海选报名启动在即之时,该节目总导演陈刚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揭秘全新赛制:“95后的选手95后来推荐,95后的选手由95后来选择。”

据悉,《2017快乐男声》将于3月开启全国海选,8月底决选出全国总冠军。这个曾今走出过张杰、华晨宇等当红明星的节目,如今卷土重来加入到2017年网综阵列,陈刚坦陈:希望用潮牌的理念“重新刷这个IP,同时去掉原来很多大家理解的舞台赛事这样一个明确的画像”。他表示:“我更希望它今年是一场青春,并且有一些相互的音乐PK、争斗的一个真人秀。在这样一个真人秀的建构上,我们才是来构成了今年的《快乐男声》,而不是简简单单就是在舞台上的一个赛事。”

说到“青春”,陈刚明确提到,今年节目定义是“95后左右的年轻男生受众”,也就是说希望选拔出的冠军能“代表95后有态度的音乐”,而且要“以他自身的才乐去影响更多、引领更多95后族群的追寻”。“青春”之余,陈刚还希望整个选拔是“快乐”的,“我更希望这些95后他是具备一个快乐的灵魂,要有着很有趣的一些想法。我不希望它是一个很乏味的事情”。

为了选拔出优质的《快男》,今年节目组创意设置了“很挑食少女”,每个分唱区设立一个200人的女生团,“女生团尽量找95后来做选择,当然也并不代表90后就老去了”,选择她们认定的能够代表分唱区的男生,“只有她们赞同,选手才能够冲出他们的分唱区来到全国赛;这样的设置也是在节目的态度认同和理解上与95后坚持一致”。

被问及评委席上的明星阵容,陈刚透露,今年评委更名“音乐召唤师”,将与选手并肩作战。“音乐召唤师,其实他更加是一个召唤的引领者,他会有他自己对于今年95后快乐男声们的判定。”据称,其中一位音乐召唤师可能会是“70后”,“他已经达到了一种巅峰的状态。但其他三位音乐召唤师,我们希望选择90后,在音乐召唤师的团队里头,形成一种在音乐理解上和在音乐年龄跨度上的一次内部的碰撞”。

从2004年开始做选手,到今年做《快男》对余陈刚来说,是重新来刷一下自己。“虽然《快男》对于很多人来说,它年数是比较大了,但是我觉得《快男》不是用‘积累’来去评估它,而是应该用一个每年的‘引领’来评估它。因为对于《超级女声》也好,《快乐男声》也好,它是需要每年有一次出现,有每一次的引领。”如今《快男》从电视平台转到芒果TV和优酷双网络平台来进行播出,陈刚却表示:“今年不排除最后的几场有可能会在电视平台播出的可能性,我觉得任何奇迹、任何可能都是会出现的。”

对话:

记者:今年希望选拔什么样的男声?

陈刚:年轻化一定是我们今年很明确的追求一个方向,但是年轻化也会注重他自己本身年轻自己对于音乐、歌声,男生声音的把握和歌曲的歌唱,一定是会有相应追求的。因为我自己也是做音乐节目出身,所以我个人是对这个要求会非常看中。

记者:对于今年十大唱区的选择标准是什么样的?

陈刚:有核心的判断方向和标准。第一,就是它非常成熟,从这么多年的合作来说,它第一还是要有地面整个的合作机制和渠道,它是一个相当成熟的唱区。当然,我们也积极地在拓展新的唱区。第二,一定是符合它整个在交通、沟通领域上的便利性,能够放低门槛,降低成本,能够让这些愿意来参与的人,他们觉得门槛不高,并且不会给他们带来太多的负担和压力。第三是有区域性的覆盖,希望它能够尽量以唱区为区域化的中心来进行周边的辐射、覆盖和影响,让大家来展示自我。

记者:现在音乐选秀类节目很多,“快乐男声”这个IP还能否吸引现在的年轻人?

陈刚:一种节目类型永远不可能单一,大家都在关注、参与的时候,它才能够更加激化本身的市场,让大家更加看中自己有很多选择:选择什么样的平台能够展现我自己的未来,什么样的内容环境最符合自己本身特色,并且为自己的未来做发展。至于“快乐男声”这个IP还能否吸引现在的年轻人,我觉得是需要去引导的。如果今年摆出来整个的画像仍然是传统的赛事,传统的《快乐男声》,这可能是需要打问号和迟疑的。毕竟现在大家的选择挺多的,对于90后也好,95后也好,不光有选秀类节目还有很多自媒体等其他平台可以去展现自己,选择这些选秀平台或养成平台来做这件事情,主要在于适不适合自己。

记者:音乐选秀类节目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陈刚:我觉得最大挑战就是在于:我们的目标到底是选什么,选完了以后,能为它带来什么,我能为它做什么,并且让这个品牌本身每一年逐年改变的引领的气质,它同时能够带来未来。从我个人来讲,我是一个很明确的内容人,那我从内容人的角度,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怎么能够创造最好的内容。

记者:今年的快男的后续签约也是开放式的吗?去年快女开放式的签约效果如何,给你们带来了哪些启发?

陈刚: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形成开放式了,所以不管他是一位自由,还是有公司,我觉得我们都是开放式的心态来欢迎所有人的参与,去追逐他们对于音乐这一块未来的追逐,我觉得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谈到签约这个问题的话,这个开放式的走向,其实从今年开始的时候,这个本体开始,我们就已经是一个开放式的情况。也就是说从现在来说,我们本身这个平台就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我们欢迎所有符合条件的快乐男生都来参加,哪怕是现在你身上没有一纸合约也好,还是身上有一纸合约也好,我觉得我们不会拒绝所有人对于《快乐男声》最终追逐目标的限定,所以从今年一开始我们就是一个开放式的,所以这个里面有我们来自于很多本人参与意愿的,也会有来自于现在可能在公司是有一些经纪发展的歌手,我觉得我们都不抗拒,我们都开放,欢迎大家。

记者:迪玛希在《歌手》一唱成名,《快男》有没有提前挖掘一些优质新人?

陈刚:迪玛希以一个东方的面孔和西方的声音结构和能力,在《歌手》中的冲出来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快男》里我们也会有相应的考虑,希望能够开放式的邀请、欢迎大家的加入。而且我们本身也有海外唱区,不管是本土的,还是华裔或在外留学生,都会有自己对音乐的不同理解和碰撞。

记者:会不会再出现像李宇春、张靓颖等有影响力的选手?

陈刚:我很有幸能够从2004年开始一直在最核心的导演组群来进行选秀,包括节目的制作。所以我的理解上是那个年代造就了那个现象,单不能用那个现象重新再来反向要求年代,以及当下的环境来做任何的安排,这个可能会不太合适。我个人觉得,所谓选拔,一定是先大开口,敞开一个很大的尺子,然后百纳,让更多这个年龄层的最年轻的声音大放异彩,让大家赏析到他的音乐后,再来判定自己是喜不喜欢、认不认同这样的。我也不会刻意地去迎合当年的某种现象,我更相信大众的认知和相信市场的判断。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荀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