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邓紫棋你这样美下去真的好嘛? 仙女你忒美了,看完想要抱走
2017年6月19日
《快乐男声》争议选手“靠脸”取胜,比《好声音》差了几条街?
2017年6月19日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换了制作团队,换了播出平台,以及,换了时代。

到目前为止,2017《快乐男声》全国赛部分,已经与之前的超女快男完全“断代”。

而且,不直播、不点评、不投票。

梅丸君亲测,这一定是最不科学、最不公平、最不音乐的选秀节目,但值得一看。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最不科学

好声音有转椅,达人秀有按钮,新歌声有战车,电视选秀节目总是绞尽脑汁设计机关,引入高科技,为的就是让表决方式充满悬念,营造节目所需要的仪式感。

相比前面几个“国际大牌”,《快男》的环节设计似乎有点草率。它选择“举手反对”这一“原始而充满意外”的方法。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按照规定,在300进30强的第二轮筛选中,李健、罗志祥、陈粒三位评委一人一票,只要有人举手,就表示反对。如果在一分半的时间里没有人举手,那么直接晋级。有1-2人举手则待定,三人举手则淘汰。

说举手表决很“原始”,因为它不依赖任何舞美设计,就是设计人的基本动作。和《出彩中国人》的导师做出尴尬的大拇指动作相比,举手,简单粗暴还特爽快!

就举个手,却还发生了不少“意外”,还真有点出乎梅丸君的意料。

一名选手在结束表演后,三位评委一致有意“待定”,却三人都忘记了举手。

但根据节目组设定好的游戏规则,评委的确应当为他们的失误买单。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另一个惊喜,来自陈粒。当一名选手在劲歌热舞中唱跳时,她举起手挥动。原本无人举手,直接晋级,陈粒却称刚刚跟节奏挥臂就是“反对”的意思。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这样一来,遇到个别评委力保的优秀学员,李健在旁边拖个腮都会被评委警惕地按下手臂。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举手,简单设计,却能产生如此多的节目效果空间,不容易。

其实,我们细细品味这个逻辑,会发现这种表决方式给予评委的权利是:我可以不推荐,但我可以绝对反对。

和十多年选秀节目相比,这个设计其实是反逻辑的。

最不公平

最反逻辑的部分,就是2017《快男》开诚布公:“我这个比赛,没有绝对的公平。”

甚至说,我这个比赛,本来就不公平。

这话不是梅丸君总结的,也不是节目组介绍的赛制,而是其他快男。

《快男》展示了唱功一般、但长得很好从而成功晋级的特例,也展示了一些哭着离场还喊着不公平的选手,有的种子选手被淘汰也遭到其他选手的唏嘘。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也就是说,围绕着快男的晋级与淘汰的质疑,不是以前的观众、网民,而是通过其他选手的讲话,放在节目内容中吐槽。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三位评委对着镜头时总结他们选人的标准时,出奇一致:选秀比赛,本来就不可能公平。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李健都强调,《快男》不是“青歌赛”,这选的是偶像、是明星。罗志祥不止一次的对那些油腻的选手说“瞎掰”。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公不公平,看我心情,这就是反选秀逻辑的体现。

最不音乐

第二场播出后,官博在网上发了条道歉声明。大致意思就是网友指出这节目没有完整呈现过一首好音乐,不是快乐男“声”吗?不能好好做音乐吗?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没有音乐,这是2017《快男》目前为止最大的软肋。

早期选秀选的是人,而2011年《快乐女声》举办之际,龙丹妮就说了一句话:“音乐还在,选秀就还在。”诚然,在那个时候,她已经断定,新时代的选秀,音乐才是本质。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换了制作班底,换了播出平台,纯网综艺版《快乐男声》好像不信这一套。

在已经推出的前4期正片里,他们打破线性逻辑的剪辑,用不同的主题穿插其中,做成了花式剪辑的故事片。

除了几个佼佼者的演唱有B段呈现,大多数表演被剪碎成了花絮。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这显然已经不是一档音乐节目了。因为音乐在为故事服务,而观众想好好听歌时,节目无意好好放歌。

从节奏来看,它也不同于《中国好声音》的VCR+演唱+点评的板块式结构,而是完全打碎的。

2017《快男》的性质,更像是2013年《快乐男声》比赛完后拍的那部纪录片《我就是我》。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发出这个质疑的竟然是官博我也是醉了

无论这个“全国赛”当“海选”一样的剪辑设定是否正确,都必须从制作水平上来表扬一下《快乐男声》的编剧团队。

要知道,在长达120分钟的节目里,基本没有大段解说。那故事的承接来自哪里?基本靠字幕、文案,还有更重要的,补充采访。

更难得的是,这届做叙事的《快男》,是有充满人性关怀的。

节目一直把镜头对准赛场失意的群体,做了一些以前选秀节目没有做的事。

比如,有位选手淘汰后哭了,但原因很解构:我们等了十个小时,就为了这一刻,实在是太辛苦、太漫长、太煎熬了,最后连唱的机会都不给我。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再比如,镜头前展现淘汰者的不耐烦:“还有啥好问的吗?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播出4期的《快乐男声》唱歌全被剪,竟然变成了一部纪录片

不为淘汰而哭,只为当下的委屈而哭。就这么直白,就这么简单。

当我看到2017《快男》30强出炉的一期,落脚点不仅仅有成功者的庆祝,也有失意者情绪的倾注时,梅丸君知道,像这样的故事节目,很有情怀,很有前途。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