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唱区打响快男总决赛前哨战,将直播选秀玩到极致

海南黎族小伙刘志刚成功晋级“快男”全国总决赛
2017年5月3日
不穿皮裤的邓紫棋,穿上裙子,真是变了一个人!
2017年5月3日

云唱区打响快男总决赛前哨战,将直播选秀玩到极致

从邀请黄子韬当代言人,到开启“挑食少女团”、“特搜队”,《2017快乐男声》的一个重要宗旨就是——“破套路”。从3月开唱至今,地面分唱区100强率先集结完毕。4月28日至5月7日,快乐男声在芒果TV和优酷双平台直播,400人实力角逐100个晋级名额,鏖战的10天当中,每天40人比赛三轮,由200位少女组成的挑食少女团替代评委角色,与网络人气投票一共决出9位晋级选手,10天共计晋级90人。未能晋级的310位选手,根据网络人气排名争夺剩余10个席位。拥有十年品牌的快男,在做好自身内容的同时,这次也是搭乘直播之风,升级玩法,引爆网络。

用直播在“95后”群体中乘风破浪,必然会遭遇大浪侵扰。在昨晚的云唱区中,犀利乐评人包小柏已经被阿来代替。而网传包小柏是被“气走的”——前几日的比赛里,没有投票权的乐评人包小柏与掌握投票团挑食少女团意见相左,与光看颜值的网友互怼,对选手的评价从委婉的“歌声技巧比较不足的是……”,到无奈的“我无法点评”,最后转变为尖锐的“你的歌声让人坐立不安”、“惊慌失措的表演”,苦口婆心地劝告挑食少女团和网友“你们光看脸不看他的唱功,只会害了他”,只差没再演绎几年前不接受曾轶可晋级的那句“她留我走”。而面对如此态度强硬却没有投票权的包小柏,掌握投票权的网友态度也很坚决:“他算什么?我要投我喜欢的!”

走直播的快乐男声选秀究竟要怎么玩,为何竟引发如此大的争议?

云唱区打响快男总决赛前哨战,将直播选秀玩到极致

转换生杀大权

95后少女团vs网友一同挑选偶像

今年快男的一大改变就是“去评委化”,主要以“音乐召唤师”、“挑食少女团”、“网络人气”三方面来决定一个idol的诞生。以往犀利、严格的导师要被与选手共同战斗的“音乐召唤师”取代,目前的召唤师人选传说有李健、陈粒、刘宪华、尚雯婕、迪玛希等。在比赛的现阶段,掌握投票权的“挑食少女团”,是每个分唱区设立一个由200人组成的女生团,由95后少女来选择她们认为能够代表该分唱区的男生。而除了这些少女之外,网络的人气投票也是决定这些选手能否晋级的重要因素。

云唱区打响快男总决赛前哨战,将直播选秀玩到极致

快男曾和最初兴起的选秀节目一样,将观众的场外短信投票作为选拔的依据之一,但这种方式与现在玩的直播相比仍然不够直接。在云唱区中,观众不仅能通过一方屏幕实时看到选手们的精彩表演,并且能利用这样的直播平台传情达意,进而决定选手的去留。

事实上,作为总决赛的前哨战,云唱区的直播试水,也是在对观众、选手、品牌进行一次革新。纵观这两日的比赛,这场没有硝烟的“云”赛场,其竞争之激烈与地面分唱区赛相差无几。快男的云唱区又㕛叒叕出现了一批颜艺俱佳的选手,而这批选手,不仅需要现场百位挑食少女的支持,更需要手机、电脑屏幕前观众的“点赞”。

现场的热烈气氛也在带动直播平台的热闹,满屏的弹幕比起当年的短信投票更有温度,也将直播选秀玩到极致。实时的直播考验的就是选手给观众的第一感觉,不像过去电视机前的表现,会经过删减和润色。这种直播平台的特性被快男很好的融入其中,去评委化,让生杀大权真正落入观众手中。

云唱区打响快男总决赛前哨战,将直播选秀玩到极致

直播选秀节目

全民看脸准则pk乐评人专业素养

而这种纯网感的操作形势带来的争议性也是显而易见。节目中,网友和挑食团以颜值作为选手的一大评定方式掀起网络热议。此时就凸现专业乐评人的重要性,在此前的晋级赛中包小柏除了自嘲是“高育良”,还会和网友和挑食少女团互怼,更会一针见血的指出选手的肢体动作、形象和唱功。专业唱功与颜值的对抗成为网友的吐槽热点。为快男操碎了心的包小柏苦口婆心劝网友:“现在是一个网络时代,网络时代大家都很冲动,在背后投票也不需要负责任。当他技艺不精湛的时候,不要把他硬推,因为下一个赛场会更残忍。”对待专业功底不强的选手,他甚至调侃宁愿投给主持人也不会浪费名额。可是网友们的意见却与包小柏大相径庭,不仅屡次用投票护送包小柏并不看好的选手晋级,并且呛声评委:“该去吃药了吧!”当传统的导师评审规则被打破后,乐评人与挑食团和广大网友之间产生的争议性反而让节目变得更加精彩纷呈。

对于这次直播和以往赛事的比较,包小柏觉得现在的选手比起十年前要更自我、更个性化。主要原因是“现在自媒体的形态已经无国界,谁都好像俨然变成是一个艺人,以前自媒体匮乏,是固定媒体和传统媒体,在传统的固定媒体才看得到表演,才看到竞赛。在经过这几年以后,人人都是自媒体,每个人都像明星一样做直播。”因此,对于云唱区中已经积累了不少粉丝的选手,包小柏则“奉劝云赛区的选手,胜不骄败不馁,因为这些粉丝不是你这种将来市场的粉丝,你要去看看过去十年的快男,就知道不是上了舞台,就可以得遍天下所有人喜欢。所以它还是有更残酷的,但是有很多现实的。”

对此,《2017快乐男声》总导演陈刚则坦诚,云唱区只是2017快乐男声总决选庞大架构中的一个组成部分,选手才艺的参差不齐在其预料之中。虽然云唱区融合了很多网络的特性,如即时、真实、新潮、互动性强等。但也正是因为网络世界的多样性,网友的选择变得不可预期。网络粉丝的热情在这个阶段往往也会变成“甜蜜的负担”,任何细小的分歧都在网络无限发酵。

云唱区打响快男总决赛前哨战,将直播选秀玩到极致

选手接受检验

网红&黑马并非不可兼得

那么本届快男的选手就如云唱区车祸现场展现出的那么糟吗?总导演陈刚称地面唱区选出来的100强中有很多让人倍感惊喜的存在,普遍水准都很高。例如纯人声的阿卡贝拉选手黎子明、特色选手“养鸡”等,无论是微博还是贴吧各平台的人气活跃度都不错。其中阿卡贝拉选手用自己的嗓音全面演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主题曲《凉凉》,将曲中近8种乐器及和声、主唱等声音一举包揽进行天才型创作,更是在微博上赢得了无数网友转发,备受热捧。而选手“养鸡”除了长相颇占优势之外,其唱功和舞台表现力也让人无话可说,甚至让包小松为其感叹:“如果手中这一票不投给你,回头我一定终生抱憾!”

而云唱区晋级赛在车祸的背后亦存在不少黑马。已经开唱的“空少宋仲基”明鹏,先前因为在南航工作时的一张酷似宋仲基的侧脸照走红,这次走向舞台,在云唱区凭借一首《我要你》得到认可。除了选手的多元,云唱区的曲风也多元。郑闯一首原创语言歌曲《萨瓦迪卡》,何思汗用摇滚风演绎的《活着》,王瑀筷子扫弦炫技弹唱的《找自己》等都让选手的实力得到验证。不仅他们,接下来也还会有众多本身自带粉丝的“网红”们揭开神秘面纱亮出真身,从网络直播镜头背后走到台前,接受舞台标准化造星制度的检验。

此前,陈刚一直在研究当下“95后”心目中的潮流元素,他一直认为流行音乐元素有很多种,这是多元的。而代言人黄子韬也认为,“多元是不要去禁锢,先释放出来再说。释放出来以后,对与错,其实对人生来说都是一个很重要的点。”

为梦想而发声只是专业音乐人和年轻人权利?在快男的定义里并非如此。云唱区的建立就为不同年龄、职业的选手提供了歌唱的平台,这里就如总导演陈刚和代言人黄子韬所说——是多元的。在云唱区,可以明显感受到什么叫“梦想随心,声音随性”。

总导演陈刚在节目发布会上曾发表了极富文艺气息的推介词,“向山谷借开朗、向人借嗓、向将军借勋章、向共鸣借胸腔、向侠借闯、向海借浪。”这个推介词满满的都是情怀。而情怀不是虚晃一枪,需要革新、需要升级,尤其是在新媒体高速发展的今天,只有让内容借势新媒体平台,完成有效互动,才能更加抓紧“95后”的心。

云唱区打响快男总决赛前哨战,将直播选秀玩到极致

云唱区打响快男总决赛前哨战,将直播选秀玩到极致

>>招聘信息<<

招新媒体主笔、运营、实习生等,点击查看!

发送“姓名+职位”和个人简历至邮箱:

云唱区打响快男总决赛前哨战,将直播选秀玩到极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