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晋升“歌王”,是时代和流量做出的选择

为显高,华晨宇在《王牌》穿“妈妈同款鞋” 网友:一般人不敢穿
2020年4月27日
有一种逆袭叫:邓紫棋不再穿皮裤,穿上露背裙的她:真是美炸了
2020年4月27日

华晨宇晋升“歌王”,是时代和流量做出的选择

没有意外,《歌手·当打之年》的冠军属于华晨宇。

对观众来讲,整个加冕过程没有一点惊喜可言,就像是一部已经知道大结局的电视剧,结尾早就被剧透出来。

前11期节目中,华晨宇获得过4次单期冠军,徐佳莹获得2次单期冠军,袁娅维获得一次单期冠军。显然,最后的结果更像是实力使然。

华晨宇晋升“歌王”,是时代和流量做出的选择

两年前,华晨宇第一次出现在《歌手》舞台上,那一季只能位居第二,Jessie J获得冠军。

也因此,华晨宇本季夺冠,就像是注定好的……一如之前的韩磊、刘欢、韩红、林忆莲、李玟等“歌王”,登上铁王座。

2020年第一天,湖南卫视歌手官微宣布,第八季节目从1月31日起,每周五晚播出,华晨宇、MISIA、萧敬腾、徐佳莹、袁娅维、毛不易、周深等7位歌手作为首发阵容。

华晨宇晋升“歌王”,是时代和流量做出的选择

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年开启的是全新模式,名字也改成《歌手·当打之年》。

“当打之年”指的是一个人的状态巅峰期。从节目名称就能看出,这一季《歌手》没了以前齐秦、刘欢这类的老牌唱将,主打较为成熟的年轻歌手。

这一变化的效能,最直接反映在观众群体的画像上。艾漫数据显示,华晨宇、周深、毛不易分别以4.77%、3.74%、2.88%占据《歌手 · 当打之年》嘉宾热度贡献的前三位。

热词词云中,除了#歌手#,#华晨宇#、#周深#、#毛不易#也最为打眼。要知道,毛不易统共也就三次出现在这个舞台上。

网易云音乐的《歌手》用户画像显示,30岁以下的观众占比高达74.55%。以年轻态的歌手阵容,获取更多年轻受众的注意力,这是如今的主流观众。

以至于有些“70后老年人”,压根不知道这届参赛者,到底是不是专业歌手。

第一季《我是歌手》已是七年前的事。今夕对比,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当时节目一上线,就引起了全网讨论热潮。节目最成功之处,在于将很多不同时代的实力歌手带到舞台上,有新人也有老牌唱将,有一种关羽战秦琼的意思在里面。

华晨宇晋升“歌王”,是时代和流量做出的选择

第一季首发阵容是:羽泉、黄绮珊、沙宝亮、尚雯婕、齐秦、陈明、黄贯中,补位歌手是周晓鸥、辛晓琪、彭佳慧、杨宗纬、林志炫。

第一季的“歌王”是羽泉,如今他们已分崩离析。黄绮珊没有夺冠,却是第一季最大赢家,节目结束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黄妈”是谁。

第二季冠军是韩磊。这个年过半百的歌唱家,以实力碾压各路选手,最后成功登顶,也让不少90后00后知道了——那个唱出“向天再借五百年”的男人是谁。

那一年在商业化方面的真正赢家,是穿着皮裤吹着《泡沫》的邓紫棋,此后,她成为新的“铁肺小天后”。

华晨宇晋升“歌王”,是时代和流量做出的选择

第三季是含金量最高的一季。

参赛歌手是:韩红、孙楠、张靓颖、黄丽玲、古巨基、胡彦斌、陈洁仪,补位歌手为李健、郑淳元、萧煌奇。最终韩红拿了冠军,清华学子李健成为了大家心中的“白月光”。

第四季的冠军是李玟。老狼作为补位歌手参加,虽然第二场就被淘汰了,但最后在突围赛中成功晋级决赛。

最后的歌王之争中,老狼邀请了汪峰、周晓鸥、栾树、高旗、丁武、李延亮、陈劲、马上又和自己合唱《礼物》。

摇滚的大半壁江山都出现在现场,整个现场都沸腾了。那不仅仅是一首纪念张炬的歌曲,也是在纪念那个激情的摇滚黄金年代。

第五季开始,《我是歌手》改名《歌手2017》,林忆莲拿到冠军,但北京小伙赵雷,靠一首《成都》火遍了大江南北。

尽管他在歌手舞台上只站了两期,但却成功唤醒了城市民谣。

华晨宇晋升“歌王”,是时代和流量做出的选择

2018年,英国歌手Jessie J空降长沙,把其他参赛选手虐个遍。

到《歌手2019》,尽管新增了踢馆赛制,但也没能踢掉刘欢的冠军。

华晨宇晋升“歌王”,是时代和流量做出的选择

其实在《歌手2018》开播时,总导演洪涛就曾泪洒舞台,在台上红着眼睛说,“ 大家期待的很多歌手都没来,第六季了,我们真的尽力了。”

所以,对于《歌手》这个舞台来说,年年变,年年难,众口难调。毕竟在商言商的话,一个优秀的节目到最后看的其实是变现能力。

2013年《我是歌手》横空出世,两期过后,节目走红,广告价水涨船高,除总决赛之外的12期节目,贴片广告约有1亿元广告收入。总计卖了2.5亿。

之后三年,荣耀与光芒继续,收视率稳定在2以上,嘉宾更好请了,广告招商也一抢而空。

据统计,《我是歌手2》总冠名以2.35亿被立白保标,另24条特殊广告位共计1.67亿,共计4.505亿;

《我是歌手3》,立白继续冠名,但冠名费涨到了3亿元。在现场拍卖交易的部分环节之中,《我是歌手3》的广告总额已经达到了8亿元;

《我是歌手4》,伊利独家冠名,总收入超10亿。

即便如此,质疑和下坡路的种子在第四季还是埋下了。知名音乐大V耳帝曾经总结过歌手不好看的六点原因:

一是华语乐坛资源的消耗与枯竭;

二是观众对这种模式与形态的审美疲劳;

三是音乐消费进一步分众化的进行瓦解着大众关注;

四是受网综冲击下的电视综艺大环境的萧条;

五是国家政策的限制与管控;

六是或许有着节目团队的人员变动。

到了今年,湖南台彻底打乱,以往嘉宾排序组合,势必要为年轻歌手的“当打之年”站台。

一流的制作团队(洪涛、洪啸工作室),一套成熟又带有革新的节目模式,实力中上且自带流量与话题的嘉宾,再搭配上一线卫视平台(湖南卫视),收视稳了。

《歌手·当打之年》的收视率倒是回暖了,但口碑直线下滑。

节目创下八季豆瓣评分最低,仅5.7。带来的结果是,微博、弹幕也被各家粉丝操控。作为一档综N代来说,审时度势当然没有错,毕竟每个工作室、每档节目都需要完成KPI。

但明显可以感觉到,节目越来越没有特色,丢失了以往属于《歌手》系列的专属标签,越来越甘于平庸。

2014年,当时春风得意的洪涛接受《GQ》杂志采访时,曾说: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令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市面上最好的音乐节目,竟然不是出自湖南卫视,不是出自自己的团队,这令他内心感到刺痛。

华晨宇晋升“歌王”,是时代和流量做出的选择

如今,洪涛的担忧越来越重了。在他的左右前后,不只有其他卫视在打造精品,其他互联网平台也在改写江湖秩序。

华晨宇的“剧本”是洪涛提前准备好的,他需要让这个不断创造商业价值的品牌节目,再度运转下去。于是,洪涛面对争议,选择让一个90后“歌王”在2020年写进《歌手》历史。

或许他是在做正确的事,毕竟在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品质和口碑只是那些不买单的人在意的。如今,游戏规则已经发生变化,《歌手》也是在顺应时代潮流,从这一点上来说,华晨宇成为“歌王”,是时代趋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