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从《快男》冠军到“歌王”,上游新闻记者见证音乐少年华晨宇的成长

华晨宇担得起“歌王”吗?
2020年4月26日
华晨宇《斗牛》:除去视听享受,歌曲还完美诠释了敬畏自然与生命
2020年4月26日

记者手记|从《快男》冠军到“歌王”,上游新闻记者见证音乐少年华晨宇的成长

记者手记|从《快男》冠军到“歌王”,上游新闻记者见证音乐少年华晨宇的成长

2020年的《歌手》结束了。第七年跟这项目,第七年守直播、等结果、码字、发稿。宣布华晨宇是冠军那一刻,有兴奋,也有些失落。

做了多年文化娱乐新闻,多数记者对各类电视选秀节目早就处之泰然。结果,对于艺人自己是重要的,对于艺人公司是重要的,对于艺人粉丝是重要的,但对于记者来说,真不算什么。

娱乐圈运转规律,在多数记者心里,不过是“你方唱罢我登台”而已,最多在心里权衡一下艺人才华能否担得起荣誉,然后发个捧场的稿,或是吐个不以为然的槽,罢了(liǎo)。

但,华宇晨有些不一样。

记者手记|从《快男》冠军到“歌王”,上游新闻记者见证音乐少年华晨宇的成长

最早是2013年《快乐男声》,记者入行之后全程跟踪的第一档选秀,也是第一档综艺。那年的冠军也是华晨宇,欧豪和白举纲分列第二、三名。

回想起来,那年的《快男》决赛前夜,绝大多数媒体同行都押错了宝。痞帅气质、唱跳俱佳的欧豪最被看好,他在以小女生为主的观众中,人气也是最旺的。

记者手记|从《快男》冠军到“歌王”,上游新闻记者见证音乐少年华晨宇的成长

最后胜出的却是一路走“怪咖风”的华晨宇。“怪咖”到什么程度?他的每首歌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欣赏的,旋律诡谲、节奏急促,甚至……一个字都没有的无字歌。

不按常理出牌,只是坚持自己的音乐风格。记者相信,起初支持华晨宇的粉丝中,大多数人都不能算他音乐上的知音,原因很简单:真的是听不懂啊。

但不是知音也不妨碍人们对他更有好感,他们能看到这个热爱音乐的年轻人身上的某种光亮。这大概就是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身上,越来越少的个性。或者说,越来越被磨平的棱角。

快男出道之后,华晨宇的星途不是一般的顺。部分原因是有芒果系这个大靠山,但更重要的是:多年下来,华晨宇还是华晨宇,音乐上没有妥协,坚持做自己。

记者手记|从《快男》冠军到“歌王”,上游新闻记者见证音乐少年华晨宇的成长

回过头说2020年的《歌手》。这一季有个令人觉得拗口的名字——“当打之年”。据说“当打”的含义,是展现歌手最“当打”的状态、歌喉以及作品。记者没有一路追着节目看,所以并无从判断,是否所有登场歌手都担得起这个词。

但是“歌王之夜”华晨宇的表现,确实有让记者眼前一亮,尤其是第一轮帮唱阶段,不那么用心的徐佳莹女士(对不起,我真的觉得你不够用心,甚至觉得你连累了我看好的韦礼安同学),和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选择MISIA奇袭的袁娅维女士(并且这场莫名的奇袭获得诡异的成功)之后,华晨宇的压轴显得更加夺目。

如果说第一轮《西门少年》有大师姐李宇春加持,那么第二轮的《哥谭》靠的完全是华晨宇自己了。

记者手记|从《快男》冠军到“歌王”,上游新闻记者见证音乐少年华晨宇的成长

《哥谭》好不好听?坦白说,一开始记者很迷惑……这是唱歌吗?他在唱个啥??记者抱着赶稿的笔记本,盯着电视直播里的华晨宇,一脸懵逼。

记者是听不懂,却也觉得不难听。慢慢地,又注意起他那些奇怪的歌词,觉得有点意思,也就一路听了下去。虽然直到最后也没听懂,但却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后来有人解读,“华晨宇是用类似演歌的方式,在一首歌当中放入童真、理性、控制欲、浪漫、癫狂等各种情绪,犹如读到一篇关于人生成长的乐曲。”

很可能这是华晨宇公司发出的通稿,但回想起镜头里华晨宇沉醉于自己表演中的情形,记者突然对那段评论产生了“难以描述”的赞同感。

记者手记|从《快男》冠军到“歌王”,上游新闻记者见证音乐少年华晨宇的成长

想想看,2020年的《歌手》,除了华晨宇,你还可以找得出哪一位歌手,能够承受王冠之重?

以上是句溢美之词,我知道。我更知道,我并不是华晨宇的粉丝,因此我大概只是说出了本届《歌手》在人选方面存在的尴尬事实。

记者在文章开头写到兴奋和失落,到底为什么?

不好意思……兴奋仅仅因为,华晨宇如预判那样夺冠。记者边看直播,边“码出”的决赛稿件,不用推倒重来而第一时间发布了。什么意思?如果是有过赛事报道类经验的记者,就会懂得这里的令人兴奋之处了……而《歌手》恰好又是容易出幺蛾子的比赛,想想之前的孙楠、汪峰……

其实结果公布之前,有同行曾“邪恶地i预警”我,“我们会不会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就像当年汪峰对结石?”当时已经过了十点,芒果台广告不断,稿子已经给了编辑,记者心脏突然“噗噗”直跳,就怕一语成谶,又要手忙脚乱……

至于失落,也是一点毫无用处的伤春悲秋。记者把2014年第一次参加《歌手2014》总决赛报道那晚的朋友圈翻出来,发给远方朋友看,感慨白驹过隙,时光荏苒。六年了啊,都可以在大学读完一个本硕。

从2013年的《快男》冠军,到2020年的《歌手》歌王,能够完整看见一位音乐少年成长,对于一位记者来说,也是欣慰的。

是的。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赵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