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华晨宇和李宇春神仙合作,华晨宇拿到歌王,李宇春再回比赛舞台
2020年4月25日
歌王一届不如一届?华晨宇夺歌王被吐槽,网友:可与迪丽热巴一战
2020年4月25日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没有任何悬念。

从传出李宇春来帮唱华晨宇开始,这场总决赛的最终悬念其实已然揭晓。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同样没有悬念的,是如潮水般涌来的争议。

“歌手 难听”被顶上了热搜第一位,被顶上风口浪尖的,是得票51%的新一届歌王华晨宇。

有网友说,“比啥子呢,第一场就颁给他不就完了”?

在华晨宇之前,《歌手》系列共产生过七位歌王,分别是羽泉、韩磊、韩红、李玟、林忆莲、结石姐、刘欢,除了第一届的羽泉争议比较大,其它各位,当然实至名归,现在,华晨宇的名字和他们摆在了一起。

这场争议让我想起同样由洪涛领军、同样是《歌手》团队在15年前打造的那场同时改变了华语选秀综艺和流行音乐的盛事——《超级女声》第二季,同样在一片争议声中举起冠军奖杯的李宇春。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宛如一个轮回。但故事又已经不同。

当年的超级女声,正是如日中天,而来到第八季的“歌手”,早已疲态尽显。

歌手甚至是歌王资源的枯竭、观众日趋严重的审美疲劳、网生一代观众的的冲击,以及,刘欢齐豫等殿堂级歌手领衔的上一季低到不能再低的收视率……对于洪涛来说,这是背水一战,简单说,这季收视再不行,《歌手》不可能会有下一季。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很多人说是疫情救了“歌手”,这么说对节目不公平,去年《歌手2019》CSM55城市网收视率无一破1,而今年截止到第11期,CSM59城市网收视率六次破2,这是一个事实。

但还有一个事实,去年第九期节目甚至一度排在周五晚间省级卫视所有综艺节目收视率第八名,而今年《歌手》几乎都是前两名,还七次拿下当晚综艺节目收视率第一。所有综艺面临的是相同的疫情,是《歌手》复活了。

代价则是:豆瓣评分从上一季的7.4,下降到这季的5.4。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当打之年”,曙光再现,危机四伏。

一切改变,都从华晨宇和这些新一代歌手一起站上新一季舞台开始,华语乐坛大众歌王的时代结束了,华晨宇们的时代到来。

时代如流水,唯一不变的是改变本身。这件事,也从无悬念。

总决赛最令人意外的竟然没有车祸现场,而是周深米希亚为何无缘第二轮

比起华晨宇的歌王,总决赛真正令我意外的是,米希亚周深首轮就被淘汰了。

由于疫情的关系,这场总决赛第一次在长沙、台北、东京三个地区同时云直播。而且这场总决赛也是有观众在现场,大家隔着坐,251位听审。

节目一开场,主持人何炅带着华晨宇、周深一起出场,仿佛预示了一场华晨宇和周深的歌王对决,只是接下来的故事发展,出人意表。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总决赛延续了本季最大的特色“奇袭”赛制。

结果,袁娅维奇袭了本季从未被奇袭过的米希亚,吉克隽逸则选择奇袭周深,至此,本季所有的在线歌手刚好都尝试了一遍被奇袭的滋味。

这到底是有剧本,还是没剧本,也是有趣。更有趣的是赛果。

先说周深,节目组请来的帮唱是凭《乐队的夏天》异军突起的新裤子乐队。而周深选的歌正是新裤子乐队的迪斯科舞曲《不会拜拜的disco》。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其实是场天作之合。

复古的音效模拟前奏将整个舞台瞬间带回到八十年代,令人愉悦的迪斯科舞曲,彭磊摇滚随性的声线,和周深清澈洁净的音色碰撞出奇异火花,曾经的深情吟唱歌手和彭磊一起变成了热爱Disco的孩子,最令人叫绝的是彭磊唱起来出人意料地稳,而周深出人意料地放飞,两人恰到好处的尬舞,竟然完美呈现了那种隐藏在快乐之下的虚无。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要说遗憾,是表演完美却缺乏惊喜,如果把彭磊那反声乐式的咆哮式唱法和周深的唯美空灵唱法结合进一首歌,其实会有更震撼的效果,现在的情况是周深有些被彭磊的风格带着跑,反倒没有充分发挥自己的特色,但这场演出,依然配得上挺进第二轮。

结果,周深输了。

再看米希亚,之前为什么没人奇袭米希亚,很简单,米希亚实在太强。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而这一场她请来的MISIA虽然不如传说的玉置浩二名声响亮,但也是日本有实力的歌姬,而她和米希亚演绎的这首山口百惠金曲《再会的彼端》,其实还有个中国观众更熟悉的名字——张国荣的《风继续吹》。

熟悉的旋律、温暖的吟唱,跨越语言的温柔随着两代歌姬的音色自然流淌,从东京,到中国,仿佛热烈与优雅的碰撞,也是华语歌坛情怀与日式演绎的结合,瞬间把听者代入风继续吹的故事,仿佛与那个离开我们的歌手,找到再会的彼端,这场演唱真是动人。它也没有任何理由不将演唱者带入下一轮。

然后,米希亚输了。

没有说其他歌手不好的意思,但这的确是除了华晨宇之外,我最喜欢的两场表演。

那么其他的表演呢?

其实也很好,那为什么节目会被观众吐槽“难听”?

一个关键原因,是选曲。这季《歌手·当打之年》当然是《歌手》系列中“年轻”的一季。没有那么多前辈歌手的加入,歌曲的类型、风格也更加多样、前卫。

也正因为这样,不少歌手的选曲都偏于圈层,所以这也是八届歌手以来传唱度最低的一季,即使2019年饱受质疑,也有吴青峰《起风了》这样全网大热的歌曲,而这一季完全没有。

这种选曲风格,同样体现于总决赛。

萧敬腾+林俊杰组合的《hello》,是两位唱将相对而坐在两张钢琴对面,边弹边唱,钢琴面板的投影,恰是将本季所有歌手名字拼成的“歌手”,雨神的澎湃有力和林俊杰柔韧磁性的嗓音完美合璧,比起歌手总决赛的一次次翻车现场,这场合唱,的确是CD级的音质。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只想问一句:《歌手》帮唱之王林俊杰都来三次总决赛了,下一季要不要自己来拿个歌王?

而徐佳莹和韦礼安合作了《管他什么音乐》一唱完,“徐佳莹小品”上了热搜,韦礼安是金牌词人,给刘若英、范玮琪,郭静等大牌歌手都写过歌,两人也曾多次同台演出过,这一出场,徐佳莹就完全放飞自我,踩着高跟又唱又跳,燃烧的摇滚音符在二人默契十足的演唱下化作浪花汹涌,冲击拍打着听者的耳膜,没惊喜,但惊艳。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吉克隽逸和许魏洲,则是在电子乐前奏中唱出了律动的旋律,吉克隽逸的造型,真的美。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到最后,吉克隽逸、萧敬腾、袁娅维杀入第二轮,和华晨宇展开个唱比拼。

个唱环节的歌,就更小众。

萧敬腾《猴笼》是中文版《Dance Monkey》,老萧唱得很好,这首歌,也变成了一首热火朝天的复古Club/Dance,唱到后来,温度逐渐升高、氛围狂野,最好的是,老萧终于学会了控油。若是一开始就这般状态,哪会一直被吐槽怎么还不被淘汰。

袁娅维的《Starfall》还是摇滚,至此,这一季歌手舞台,她算是灵魂、R&B、摇滚、爵士、舞曲、戏曲、芭乐全部来一遍,没有歌王,但是玩得开心。

吉克隽逸的《好女孩》,则是伴着鲜艳又潮湿的音乐,踏着碎玻璃音效、带来黑暗的氛围、重重的低音,配上吉克隽逸的鲜艳造型,营造出一个另类好女孩。

精彩吗,都精彩,只有一个问题,他们都遇到了华晨宇。

华晨宇配不上《歌手》歌王,谁配得上歌王呢?

华晨宇夺冠不意外,最令人意外的,是华晨宇夺冠的获奖感言,磕磕绊绊,看上去,根本不知道自己会赢。最后他羞涩地从洪涛手中接过奖杯,感谢了很多人,调侃自己二上《歌手》,名次高了一点。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袁娅维、吉克隽逸等人围在他身旁,米希亚在东京,萧敬腾、徐佳莹在中国台北,神色不同地,一同为他鼓掌。

但在大部分人眼里,华晨宇夺冠似乎从他官宣参加本季《歌手》就注定了,一如曾经的刘欢、韩红、林忆莲、李玟。

争议当然不会少。

有人质疑华晨宇二上《歌手》,并没有新的突破;另一种则是为周深抱屈。

华晨宇真的配不上歌王吗?看看他总决赛的表现。

合唱曲,是李宇春曾经引争议的金曲《西门少年》,单是这个选曲,就很有趣,李宇春的歌,但字字句句,好像又在唱华晨宇。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歌手唱了八年,洪涛就请了李宇春八年,王者终于归来,当然不能白来,这场表演,含金量十足。

在原版的基础上,明显增加了一段黯然神伤的钢琴前奏,在给热血和意气风发之外,增添出了一个疗伤的背影,李宇春的帮唱,绝不是声音上的辅助,而是舞台表达、气场的加持,以及自身境遇与华晨宇人生际遇的对照与互文,果然,“生命的意义就是要纵情燃烧不怕留疤”,两个有过相似处境的明日之子,在这个时刻,这个舞台,唱出这首歌,一切不言而喻。

就仿佛两根火柴一同点亮,瞬间照亮沉睡天际,映照出一份人间的物换星移,昨日的李宇春,今日的华晨宇。

华晨宇自己的《七重人格》,发挥更是淋漓酣畅,天真的、邪恶的、自省的、张扬的、浪漫的、暴戾的, 呢喃式的梵音渐次铺开光怪陆离的生命场景,继而开辟出一片广阔人生天地,音乐如波涛翻滚,一次次叩打岩石,如同在人性的哲思中将大海煮沸至歇斯底里。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到最后,一出磅礴的音乐剧落幕,既完美,又“难听”。

完美,是知音者心里的完美,难听,是不接受者烦躁的吐槽。

爱恨功过,都是华晨宇。

这种巨大的矛盾性,构成了华晨宇的一部分。而华晨宇,也成为打开本季《歌手》的钥匙。照道理,华晨宇夺冠,有悬念吗?

常规赛八冠王,上个赛季惜败给结实姐获得亚军,历练两年,华晨宇在唱功和表演上,愈发精进。

从本季开场,第一个热点话题是,网传来“救场”的华晨宇,就气势如虹。

据说第一场连舞台装都没准备,穿着私服就上台,一首《寒鸦少年》得到第一名。

十场常规赛,四次第一、两次第二、两次第三,两次奇袭赛中均获胜,

艾漫数据显示,华晨宇、周深、毛不易分别以4.77%、3.74%、2.88%占据《歌手·当打之年》嘉宾热度贡献的前三名。

他夺冠,到底有什么不合理?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论人气,他是“华语乐坛新一代领军人物”:“90后鸟巢开唱第一人”、单曲《好想爱这个世界啊》目前已突破6300万元的销售额、刷新全网数字单曲销量记录,今年发布的新专辑《新世界》销售额也已突破2500万元……

但伴随着高流量、高热度的,就是不断袭来的争议。

网友质疑的核心,是“形式大过内容”,一味追求猎奇。

但我一直反复强调一句话——争议成就了华晨宇。

因为华晨宇代表的新一代,争议和生命力,本为一体。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位歌手只有在唱出自己灵魂的时刻,才最有生命力,华晨宇站在台上,他对音乐的相信、投入度、竞争欲、对掌声的期待与对失败的忐忑,观众直接且真挚地感受到了,这就是生命力。

喜欢的自然喜欢,不喜欢的说他自恋、抓马、戏多,但我想也许所谓的“戏多”,其实是华晨宇最独特的部分,因为他的舞台,都是电影。

他将音乐与戏剧,人生与舞台结合到一起,“戏多”感就油然而生,而一旦两者相得益彰,那便是歌者的沉浸与忘我。

为什么说华晨宇是对本季歌手最好的代言?因为当打之年,因为新。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歌手》舞台,终于不再执着于对殿堂级王者的致敬,而是完成了一场面向未来的致意。

甚至对于洪涛来说,谁是歌王已经不再重要,角逐本身就是意义,但当一档以选“歌王”为核心悬念的节目,遇到一个已经不再能产生大众“歌王”的时代,戏剧张力就此产生。

但很少有人问到的是,《歌手》的核心人物,洪涛到底在想什么,那些注定由华晨宇引发的热点和质疑,他和《歌手》,会没有料到吗?

还是说新一届歌王华晨宇,正是《歌手》迈向未来最关键的那一步棋。

被争议的歌王华晨宇和华语乐坛困局中的《歌手》

4月24日歌王总决赛,正是这档王牌综艺掌舵人洪涛的生日,从某种意义上说,相对歌王华晨宇,他才是本季歌手最大的赢家。

因为这季《歌手》,洪涛的“背水一战”,他赢了。

2013年,《我是歌手》在湖南卫视横空出世,两期过后,节目爆红,广告价水涨船高,除总决赛之外的12期节目贴片广告大约有1亿元广告收入,共计2.5亿。

与当时炙手可热的《中国好声音》平分秋色。音综的时代到了。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但八年之后,洪涛要做到是让这个不断创造商业价值、同时又充满争议的品牌节目继续运转下去,而在上一季请动刘欢依然无法扭转每期都不足1%的收视乾坤的情况下,他唯一的办法,是让节目重生。

“当打之年”成为第一个关键词。

首发歌手史上最年轻,奇袭歌手,李佩玲、黄霄云、刘柏辛、隔壁老樊、白举纲、曾一鸣、胡夏、吉克隽逸、秦凡淇、声入人心男团Super vocal、耿斯汉、太一、旅行团乐队、艾热,同样年轻。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奇袭是第二个关键词, “补位赛”与“踢馆赛”取消,改为更为直接刺激的奇袭,对抗性增强,话题度增加。奇袭赛制下的1v1,自带带来张力与冲突,而有“冲突”就有话题。

效果也立竿见影。首期黄霄云奇袭毛不易成功,立刻引发了网友热议,第二期毛不易淘汰登顶热搜,在微博写下感受,再度登上热搜榜,其后的比赛,谁奇袭华晨宇,都是话题。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只能说,若是洪涛都玩不玩国综这个游戏,没人玩得转,洪涛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young,就是更年轻化,更偶像化,更饭圈。

很多节目老粉脱粉质疑,《歌手》向流量低头,走起了饭圈路子。

《歌手》饭圈化了吗?当然。

但《歌手》从来只是华语乐坛的一面镜子,华语乐坛什么样,《歌手》就什么样。

所以到底是《歌手》向饭圈低头,还是在音乐受众圈层化的当下,为了走近年轻观众的口味而不得不变?

或者我说的更直接点一点,今日的华语乐坛,你敢说不是饭圈化了吗?

民谣、嘻哈、摇滚逐渐崛起,不管谁崛起,都是新一代流量的崛起。

割裂的圈层,割裂的审美,割裂的华语流行乐坛,如今的听众已经不是“众口难调”,而是各自分餐。

各追各的爱豆,各怀各的旧。

到最后,是新一轮的“圈层固化”。

所以别问为什么是无破圈作品的华晨宇拿下了歌王,我就问一句:最近十年的当红新一代歌手,谁有真正的破圈作品?《惊雷》算不算?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所以《歌手》不能不变。

阵容全面换新,不是洪涛贪心忘旧,而是他再也无法让首发嘉宾中,出现刘欢、韩红这样令观众眼前一亮的名字,而找不到新的老牌歌王,也不是洪涛无能,而是华语乐坛早已被八季《歌手》打成一口枯井,当一个乐坛十年没有产生新的歌王,让一款音乐综艺上哪去找歌王?

关注歌手原创能力,也不是让歌手打歌,而是在《歌手》舞台唱出了800多收华语金曲,以及国内音综对经典歌曲的竭泽而渔之后,还有多少金曲没有唱尽?

包括总决赛在内,华晨宇演唱了十首自己的歌,网友质疑,什么时候《歌手》变成唱自己歌的舞台了?可如果华晨宇不唱自己的歌,华语乐坛十年,你告诉我,多少新歌是可以唱的?

说到底,当年的《歌手》因何而火?八个字:要歌有歌,要人有人!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一个光芒四射的顶级音乐舞台,配备韩红、林忆莲、李健、林志炫、张信哲这些华语乐坛王牌歌者同台竞技,这样的节目,能不红?

可为什么《我是歌手》和《中国好声音》都在2015年,迎来了收视巅峰和收视分水岭?《我是歌手》第四季平均收视率达2.725%,《中国好声音》平均收视率在4.8%左右,此后再无来者。

还是八个字:要歌没歌,要人没人。

说到底,就是枯竭。

不仅是《歌手》的枯竭,更是华语乐坛的枯竭。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这就是为什么《歌手2018》开播时洪涛泪洒舞台说,“ 大家很多期待的网传的歌手没来,我们真的尽力了。”

举步维艰、内忧外患,放在《歌手》身上,一点也不为过,同样的词语,也适合今日看上去五光十色的华语乐坛:喊麦遍地、流量横行,走进KTV,所有人唱的还是上世纪的金曲。

于是,宋柯喊出“唱片已死”,郑钧感叹这个时代的流行音乐排行榜没意思,杨坤在线怼《惊雷》。

说到底,《歌手》只是作为时代的记录者,一同经历着华语乐坛的迭代。

潮流涌动,万物变换,《歌手》亦然。华语乐坛的萎靡不振直接影响了音乐节目自身的良性循环,《歌手》只能再造。

看上去,洪涛赢了。可是华语乐坛又该如何再造呢?没有答案。

早在《歌手2018》,就有不少声音认为:可以了,《歌手》停在过去就好。与其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黯然离场,不如急流勇退。

真的吗?你告诉我,谁是后浪?

今日的音综,有一个算一个,喊出来,谁能比《歌手》更强?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音综无力,因为乐坛无王。

所以遭遇困局的是《歌手》吗?还是华语乐坛本身?

该质疑的是华晨宇吗?还是这个没有歌王、喊麦为王的华语流行乐坛?

李健说:“就算你拿了歌王,你也不是,音乐没有王。”

没有错,不管华晨宇的歌王遭遇多少质疑,在如今的华语乐坛困局中,似乎难有新的歌王出现了。

但这正是被争议的歌王华晨宇和华语乐坛困局中的《歌手》存在的意义:流行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处处是华丽的怀旧和灿烂的衰退,而个体无力回天。但洪涛的《歌手》在,起码还能用力撑起华语乐坛最后的体面。至少,新一代听众也能拥有新一代歌王。

零悬念歌王华晨宇和时代困局中的《歌手》

从李宇春到华晨宇,哪个新一代歌王不被质疑?

而对那些质疑的人们,我就只有一个问题:华晨宇担不起《歌手》歌王,新一代歌手中,谁能拿这个歌王?如果有人可以轻松回答这个问题,华语乐坛和《歌手》就都没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