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华晨宇被强制摁水里后脱妆,镜头拉近放大后,这颜值确定是30岁?
2020年4月15日
华晨宇自称上学时情书收到手酸, 本以为在开玩笑, 看到旧照我信了
2020年4月15日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当再度毁灭后一切变更纯净,这狂热的感受(才明白)。当再度逃离后(那个瞬间)才迎来,渴望的自由。在逃离疯狂后,从开始到永久。——华晨宇

继上一期《好想爱这个世界啊》之后,华晨宇在《歌手·当打之年》第10期舞台上续唱《火星三部曲》中的第二首——《强迫症》,并凭借此歌再夺一场冠军。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上台之前,有其他歌手评论说:“他的歌曲角度好刁钻哦。”然而为何看似刁钻的角度竟能引发众人共鸣,产生直击人心的力量?本文将从歌曲旋律、歌词魅力和情感处理和主题彰显四个层面对这首歌曲进行解读。

一、歌曲旋律:舒展与雷鬼的变幻,洗脑式的旋律印象

《强迫症》这首歌曲在旋律上主要分为两种风格三个部分。音乐一开始,抒情旋律的进入,让人感觉悠扬而舒展,给人留下深刻的旋律印象。

接着,华晨宇引入了一段雷鬼风格,这种风格的音乐起源于牙买加,兼具抒情与热情两者哪个特点,以反拍重音的律动,给人一种极强的带入感。我们可以看到,在后台观看的周深、维嘉等人都不知不觉地随着旋律晃动起来。而在这晃动的节奏中,华晨宇加入了一长段半说半唱、似唱非唱的RAP,旋律线在平缓的基础上时有突破。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这首歌曲在旋律上有着很大的对比,音乐开始是舒缓的抒情,接着进入了密集的低音区,说唱之后,又回到了舒缓的主旋律中,使得整首乐曲富有层次感。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二、歌词魅力:浓重的隐喻色彩,情节化叙事的美感

弥尔顿说:歌与诗是对天生和谐的姐妹。

好的歌词不仅唱起来朗朗上口,还可以帮助听众读懂旋律中蕴藏的情绪,产生情感共鸣。《强迫症》这首歌曲以浓墨重彩的隐喻表现了主人公的挣扎与矛盾,在情节化叙事过程中展现了主人公思维斗争的过程。

1.迷离的回忆,思虑中的挣扎

当我再度毁灭后 一切变更纯净

那破碎的感受 I know

当我再度逃离后 逃离灵魂监狱

那解的感受片刻 I know

默默享受 就算只有 那片刻自由

整首歌曲中,这一段落反复出现了四次,歌词在出现的不同位置上都做了略微的改动,也表现出主人公内心情绪的不断变化。

歌曲一开始以“再度毁灭”“再度逃离”之后的内心感受引入,突出强调“我”对“那破碎的感受”和“片刻的自由”的深刻了解。这不仅是人物的内心独白,更是逃不脱的强制性回忆,“再度”和“片刻”表现了人物内心的挣扎不断和追寻自由的倔强。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当 再度毁灭后 一切变更纯净

这狂热的感受(才明白)

当 再度逃离后(那个瞬间)才迎来

渴望的自由

而歌曲结尾部分,主人公真正从灵魂监狱中逃离,也终于获得了渴望已久的自由,满怀着对未来的期待。

2.具象的画面感,挥之不去的混沌

白色时空背景不断循环的语句

这个瞬间场景特别熟悉

在混沌想法中最不可理喻念头

I wanna know woh,I wanna know woh.

在疯狂世界中,怎么融入那些主流。

“白色时空背景”,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画面感。白色强光的直射刺人眼球,营造了一种压抑和紧张的气氛,而在这氛围中,主人公的脑海里总是有一些“强行植入”的想法不断循环,而这个瞬间竟成了主人公的日常。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在这片熟悉的混沌中,主人公依然有着强烈的自我意识,迫切地想要融入主流世界,想要摆脱疯狂想法,摆脱伤害回忆,摆脱那些不可理喻的念头。

3.情节性的特写,突围中重生

在束缚的房间时间凌晨两点

鼓起堂吉诃德的勇敢

对着身前空气大声宣战

当压抑被揭穿欢迎加入这狂欢

疯狂情绪不需要礼赞

所有虚伪全都留到末日清算

像古板艺术中最巴洛克的节奏

在故事的开头,华晨宇用具体的情境展开了故事的叙述。主人公只能在夜深人静的“凌晨两点半”,卸下思想的枷锁,对着空气来一场疯癫般的狂欢。在这一刻,他卸下了所有的伪装,所有的重担,肆无忌惮地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作者在这段中融入了两个人物名词,主人公明明知道难以挣脱,依然要效法堂吉诃德的一腔孤勇,想要对自己思想的牢笼,强制的思维进行宣战;明明知道想法疯狂,却仍要偏执地踩着巴洛克节奏,向常日里的古板教条发起挑战。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在这座“围城”之中,作者将个人的情绪不断放大做成了特写镜头,他用不甘在所有的精神牢笼中突围,在突围中寻得安宁,迎来重生。

三、情感的处理:孤独中的情绪宣泄,视听上的情感共鸣

卢梭说过:音乐家的艺术不在于直接描绘形象,而在于把心灵置于这些对象能够在心灵里创造的情绪中去。

在歌曲的演绎之中,华晨宇用恰到好处的声音色彩和随性自由的肢体语言,将自己完全与音乐融合在一起,在自我孤独的情感宣泄之中,在荒诞诡异的音乐画面里,打造了一场视听艺术盛宴。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1.肆意癫狂的肢体语言,酣畅淋漓的情感表露

华晨宇是一个为音乐而生的天才,我们在他的音乐作品中总是能够读出一些经历,他声情并茂的演绎,掷地有声的炸裂常常能激起听众视听上的共鸣。

在《强迫症》这首歌曲的演唱过程中,华晨宇再一次将自己融入到那份自我挣扎与自我救赎的矛盾之中,看似癫狂的肢体语言,与歌曲情感的传达完美融合,酣畅淋漓地表现了在矛盾中挣扎,在挣扎中突围,在突围后安宁的整个思维斗争与情绪变化过程。

乐曲开始时一段舒展的钢琴伴奏之后,曲风突变,进入雷鬼风格,华晨宇也随着音乐走到舞台中央,随着律动身体一前一后晃动着,很多动作都被他故意分解开,一顿一顿地展现给听众,好像思想受到控制的提线木偶。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在长段RAP演唱过程中,华晨宇数次把整个身体窝起来,表现了主人公受到束缚和捆绑之后逼仄的心理感受,在“精心扮演伤感小丑”前后,华晨宇迈着小碎步,一俯一仰之间流露出伪装的“精致”。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这一部分的第二节,华晨宇直接窝着身子演唱,O形手势摆到眼前,小心翼翼地探寻着诡秘的森林,传递出荒诞的气息;唱到“保持清醒”之处,华晨宇整个身体跟着节奏短暂颤抖,表现了主人公思想上矛盾挣扎的痛苦。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紧锣密鼓的节奏之后,旋律不断放缓,进入这一部分的第三节。华晨宇直接坐在钢琴上,左右大幅度摇晃身体,表现出逃离思想监狱的畅快。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在唱到“渴望的自由”的时候,华晨宇整个身体再一次窝了起来,从钢琴上跳下转回钢琴前,进入一段悠扬旋律,表现了主人公重生后的脱胎换骨般全然的释放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2.声音色彩的巧妙处理,疑惑与矛盾丛生

华晨宇在《强迫症》这首歌曲的声音色彩处理上,拿捏得恰到好处,达到一种直击人心,声临其境的感觉。

歌曲的开头,他在钢琴前伴随着悠扬的旋律,声音悲而不凄,哀而不伤,恰似虫吟低唱,展现了一个刚刚做完剧烈思想斗争的人筋疲力尽又满有欣慰的状态。

而后,在整体平缓的雷鬼旋律中,华晨宇用低沉的嗓音进行演唱,表现了面临情绪问题的压抑与矛盾,而到自我情感抒发阶段,嗓音变得明亮,将每句歌词的最后一字逐渐拉长,突然冲进一个尖锐怪异的“MAMA”,技惊四座,营造了奇绝怪诞的氛围。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坐到钢琴上面之后,他的声音更加明亮,在“嗨C”高音处用真声唱了10拍,淋漓尽致地表现了突围者冲出藩篱,获得新生的痛快。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坐回钢琴面前之后,华晨宇又用低沉的声音演绎了从疯狂中走出来之后,主人公的纯净和对未来的希望。

四、主题彰显:诡秘画面氛围里,蕴含着普世的人文关怀

在这首歌曲中,我们都能够找到自己想要脱离樊笼,追寻自由的影子,很多人也将歌曲所表达的主题直接阐释为“对自由的追逐”,但是究竟是谁在追逐自由,又是为什么拼尽全力想要摆脱牢笼?

在我看来,《强迫症》这首歌曲正是献给罹患这一病症的人群的,整首歌曲讲述的是强迫症患者在意识中自我搏斗,想要突破外来思想的入侵,并与之不断对抗的故事,从进入部分开始,“逃离牢笼”“摆脱控制”的渴求贯穿始终,并在最后表现出从强迫思维逃离之后的疲软,以及疲软之中的欣慰、纯净和期待。

1.微笑面具之下,难掩强迫思维的侵袭

作为《火星三部曲》中的一部分,《强迫症》与其他两首歌曲相似,都是写给某一特定的人群,三部曲形成一个连贯的主题脉络。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我们都知道《火星三部曲》的第一首——《好想爱这个世界啊》是写给抑郁症人群的,但我们可能并不了解:抑郁症与强迫症,很多时候是相伴相生的。

歌曲中“当喧哗变成默剧”,看似诡异,其实太过平淡无奇。强迫症患者有着自我意识,在成人礼仪的教化之下,他们往往选择将自己的情绪和病症隐藏起来,和正常人一样谈天说地。

但在一人独处的时候,“默剧”便开始上演:压抑的情绪一点点酝酿、涌起、翻腾……像是能够吞食人的“野兽”,不由分说,歇斯底里,它会淹没那正常的情绪,让患者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2.意识中的野兽,强迫与反强迫的循环争斗

华晨宇在接受上一首歌曲《好想爱这个世界啊》采访的时候说:希望当我们听到身边人得这个病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我看你平时挺正常的”,因为一旦有了这样的评定,他们的痛楚便无处述说。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相比于抑郁症来说,我们觉得强迫症似乎很常见:东西一定要摆的整整齐齐;报表要检查好几遍,即使手不脏,也要一遍遍洗手……好像都是我们自己身上很常见的现象。

但是,真正的强迫症患者并非如此,相比于强迫性行为来说,强迫性思维更是让他们饱受煎熬。不论是在工作还是学习中,强迫症患者总会有一种强迫性的侵入思维,它或许是挥之不去的过往的伤痛,或许是毫无意义的“杞人忧天”。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与此同时,这类患者还会有强烈的反强迫意识。也就是说,他们明明知道这样想没好处,是不对的,他们不想回忆,却忘不掉;他们不想去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或伤害自己的事,却逃不开,意识里,永远有两个野兽在争斗,他们不停地突围,不停地战斗,甚至会扰乱他们的正常生活。

3.如何逃离灵魂监狱,实现自我救赎?

每一份情感都值得尊重,每一份情绪都值得倾听。倘若我们正在遭受强迫思维的侵害,究竟如何应对,才能逃离灵魂监狱?

① 为所当为,以正换症

日本森田正马博士创立了一种“森田疗法”,强调“接纳客观,为所当为”。强迫症是一种慢性疾病,头脑中的想法千奇百怪,意识的猛兽袭来,即便三头六臂也无力抵抗,因此,我们可以首先放弃排斥,学会接受,带着它一起进入到学习和工作中去。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当我们想要努力忘记一件事的时候,它反而会出现得越频繁,当我们越想要逃避的时候,恐惧感便会更加来势汹汹。而当我们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工作、学习或兴趣中去的时候,才能降低这些负面情绪出现的次数,达到以正换症的效果。

② 福祸相依,自我管控

强迫症患者痛苦之处在于还存有自我意识,而幸运之处也是因为还有自我意识。当强迫性思考出现时,我们可以及时进行理性分辨,明确这个想法就是强迫性思考,接下来就要运用“15分钟法则”,延缓思维反应。

这个方法刚开始可能比较艰难,我们可以从延缓5分钟做起,当强迫思考来临时,延缓反应5分钟,这段时间的空白可以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去填充,逐渐加长延迟反应的时间,并对自己的每一个小进步进行自我奖励。

华晨宇《强迫症》:疯狂的灵魂歌者,普世的人文情怀

不论是抑郁症患者还是强迫症患者,再或者正在遭受情绪问题的个体,在苦痛中挣扎的时候,都希望可以有双耳朵可以倾诉,可以有个肩膀可以依靠,但是请记住:最好的救赎,名曰自渡。

正如歌曲中最后所说:“当再度毁灭后一切变更纯净,这狂热的感受(才明白)。当再度逃离后(那个瞬间)才迎来,渴望的自由。在逃离疯狂后,从开始到永久。”

写在后面的话:

海顿说:艺术的真正意义在于使人幸福,使人得到鼓舞和力量。

华晨宇的这首《强迫症》,以荒诞怪异的术手法,再现了强迫症患者的痛苦与挣扎,以情节化的故事叙述,传递了对这类人群的人文关怀。

我们从来不缺少“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歌曲,但是一部好的音乐作品应当反映一个时代的需求。华晨宇真正看到了人们的生活,关注着人们的情绪,用饱满的情绪在舞台上肆意发声,在一个看似小众的角度中融入普世的情怀,以他所独有的“华氏风格”引起了大众的视听共鸣。

当越来越多的关注人们切身生活的歌曲出现时,华语乐坛的内涵才会越来越丰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