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邓紫棋太大胆了,竟敢把短裤提到裤裆这儿,这腿也太过于真实了!
2020年4月13日
潘玮柏直播首秀,邓紫棋和Angelababy刷数万元礼物为其捧场!
2020年4月13日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音乐鬼才”华晨宇

文章选自公众号来自十点人物志

文 | 荠麦青青

编辑 | 野格

有些人,永远在这个世界的意料之外,但对他自己而言,却始终在情理之中。

最近一期《歌手》迎来了终极奇袭战。残酷的赛制,白热化的竞争,让如临大敌的选手们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火星弟弟”华晨宇这次带来的《强迫症》是“火星三部曲”中第二首,第一首《好想爱这个世界啊》,在上一场竞演中以温暖深情的曲词唱哭了自己,也让很多人眼眶泛红。

但《强迫症》则是诡异小众的雷鬼风格,他自己创作的这首新歌原名为《疯人院》:

当我再度逃离后

逃离灵魂监狱

那解脱的感受

安然地沉没在黑暗的温柔

多精心扮演着 伤感小丑

站在角落中 享受片刻的自由……

时而喃喃自语,时而又逐音而上;沉醉处,在舞台中央兀自摇摆;高潮时,坐在钢琴上声遏流云。

切换流畅,收放自如。天真与怪诞、调皮与庄重、从容与疯狂,在他肆意又悠游的转圜中,跟着他击节律动的听众也完成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心灵放逐。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华晨宇在《歌手》中再一次惊艳的表现,让他重新夺回了第一名,这已经是他在该节目中的第四次夺冠了。

实至名归,亦众望所归。

自从出场,华晨宇的每一次表演现场都被他燃爆,串讲人曾称他为“火星鬼才”。

所谓“鬼才”,大概是遗落在人间的精灵,因超出了庸众的境界,才卓然而立。

他将穿透力、震撼力和巨大的魔力注入音乐,开启了音乐奇妙玄幻的旅程。

数月之前,当飞机缓缓着陆,他风尘仆仆,孤身一人,从北京坐经济舱来到了《歌手·当打之年》首期录制的现场。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在湖南广电大楼前,没有华服靓装,没有随行人员,他穿着一身薄外套,对着摄影机宣布“我是华晨宇,我来了!”

因为时间仓促,他无法参与彩排,只是简单和了一下伴奏音乐就直接上阵。

首期一曲《寒鸦少年》,与其说是歌曲随着旋律走,不如说是旋律跟随他的节奏走:忽而流水遇到悬崖,变成瀑布;忽而瀑布遇见平原,瞬间归于平静……

有“炸”,有“燃”,也有“寂”。

他就像一个魔法师,你永远不知道他的音乐里会流淌出怎样变幻莫测的故事。

能将无准备之战打得如此漂亮的,也许只有出其不意的“鬼才”了吧。

余秋雨曾如此评价他:“华晨宇用生命的内在节奏在歌唱,挖掘自己生命的内在节奏,挖掘得非常昂扬。”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2014年,华晨宇发行了首张个人专辑《卡西莫多的礼物》,这张专辑是不折不扣的自我呈现,歌曲里是“我”对这个世界的真诚而坦率的感受;

到了第二张专辑《异类》里,讲述了“异类”男孩从异世界突破重围、破壳重生的故事。

在整张专辑中,总共有华晨宇的7首原创,曲风涵盖了摇滚、古典、说唱等;风格也在霸气、温情、荒诞、柔软中不断变换,但无一不是独特自我的表达。

包括他每次登台,也是“花式”风格:前奏响起前,他的脸上波平如镜,但音乐一起,他脚踩音箱,抖动手指。在魔性十足的台风里,他旁若无人、天马行空地在沉浸在自己创造的音乐情境中。

但很多在音乐上拘泥于成见的人不能接受他看似“怪诞”的表演。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对此,华晨宇曾回应:“每个人的想法是自由的,我无所谓你怎么说。”

也许是倔强,也许是通透,他始终徜徉在自己音乐的海洋里乐不思蜀。

“与其跟着流言蜚语去认识一个人,不如用心去听一个歌手。”

时隔两年,华晨宇再一次参加《歌手》,洪涛老师不无赞赏:“这次来到《歌手》,让人看到了一个更有张力的华晨宇。”

他自己也表示:“我很希望观看节目的人,能够看到中国的流行音乐,不是只有以前《歌手》上听的那些我们翻唱的经典老歌。经典是经典,但是时代也还是要有每一个时代的音乐。”

这让他的选择经常避开了轻车熟路。

譬如在第2期参加角逐时,他以一曲激情四射的《斗牛》,令人血脉偾张。当“斗牛”成为一种让人兴奋的表演时,华晨宇看到的却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无论哪一方胜利,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因为 “性向善,才是人类最后的骄傲和胜算”。

众人看到缠斗与刺激,他则表达救赎与悲悯。

徐佳莹说:“你会觉得这个人好怪哦,但又怪得好有魅力。”

腾格尔叹道:“在他的音乐里可以看到宇宙。”

其实在2018年他以补位歌手的身份登台参加《歌手》时,他带来的歌曲就极大彰显了先锋的本色。

他带着为电影《悟空传》创作的歌曲《齐天》,狂飙高音,同时还加入了Rap,高音时响彻苍穹,低声沉吟里亦有悲鸣。

一场个性化十足的演出让他一鸣惊人,他更是拿下了当场的冠军,终结了英国女歌手Jessie J连续3周冠军不败的神话。

首次竞演结束时,维嘉问他:“是不是很紧张?”

他却说:“嘉哥,能不能拜托工作人员帮我买个冰激凌,我等了这么久,就是想吃冰激凌。”

在剑拨弩张的赛场氛围之外,他一直是那个仿佛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孩子。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2013年,戴着黑框眼镜、身着白T恤的华晨宇,提着琴盒,有点拘谨地站在了《快乐男声》的舞台上。

和他呆萌的外表形成强大反差的,是他带来的那首“惊世骇俗”的《无字歌》。

因没有填词,华晨宇以一种哼唱的方式唱出。在参赛现场,各路选手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鲜有选手是以这样标新立异的方式来竞演。

因为无法理解他要表达的是什么,蔡国庆最初一脸困惑地叫停了他的演唱。

华晨宇先前解释说,这是一种火星式的语言。隔着数以亿计的距离,来自火星的语言自然难以让地球人听出玄妙。

好在尚雯婕力挺他是天才,将自己的一票留给了华晨宇,最终他成功晋级。

因此,在2013年“快男”的舞台上,一个“异类”成了最大的看点。

几年后,他将钢琴的古典气息和民族的戏曲旋律加入到周杰伦的《双截棍》中,本身这首歌里就有叛逆的气息,经他改编后,这份叛逆,化为一种反抗。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后来他还以自己的方式相继改编了《我》《假行僧》《海阔天空》等。

从挥洒灵感的原创,到逸兴遄飞的改编,每一曲他都赋予了生命与灵魂。

节目组工作人员见他大费周章地改编,直言不讳道:“你其实不必这么较真,因为观众也许并不能get到你在音乐里注入的想法和理念。”

华晨宇却坚持自己的选择:“其实,我并不需要观众们get到什么,我做音乐是为了给自己交代,并不是为了迎合观众。”

当音乐成为一种流行,成为人人都可染指的快餐文化时,他则是音乐里离经叛道的那个人。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了烟。”

也正因如此,爱他的人称他为天才,无法接受的人认为他是个“疯子”。

所谓不疯魔不成活。他打破了边界,打破了规则,打破了约定俗成,成为了很多人眼里的“僭越者”,而有些人活得井井有条,却从来没有真正活过。

他曾说过,“如果你们觉得我可爱,那么你们一定和我一样是个疯子”。

只有同道中人才会欣赏同类,否则只能被视作“异端”。

作为很多人眼中的“异类”,他始终学不会讨好那些更容易被世俗认可的东西,他只创作取悦自己的音乐。

在《明日之子》上,他曾毫不客气地点评了一位选手:“这种音乐本来就是错误的,观众一直在听这样的音乐,就以为这样的音乐是标准的,但其实是不对的,作为音乐人,我们应该拿出一个专业的东西出来。”

当他认可的选手遭到淘汰时,他也会称赞选手在创作时的精彩表现。

有人说,华晨宇的点评就像一针清醒剂,让沉睡和浮躁的乐坛,少了很多附庸的市场化需求,让大家将目光重新投入到音乐本身中去。

这份清醒,来自于寄生在他身上不肯随波逐流的孤独。而这份孤独,从童年开始,就已进驻了华晨宇的人生。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在华晨宇三岁那年,父母离异。

从懂事起,“孤独”就成了他形影不离的朋友。

有一次,他打开电视机,刚好听到了三宝写的一首交响曲,长笛吹尽了离人的孤独与思念,这让他第一次强烈感受到艺术对心灵的巨大冲击。

从此,形单影只的童年里,有了长笛的陪伴。

“第一次写歌是去模仿,比如周杰伦、王力宏的风格。因为我不可能直接写什么,我没有经验,也不会用音乐来表达情绪。”

11岁的华晨宇写歌时还借用其他歌曲的伴奏或和声。但初中毕业后,他已学会了如何用音乐表达情绪。

高一那年,他一个人跑到武汉去学习。9年的独居生活里,很多歌曲是面对着墙壁和泡面桶完成的。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从童年、少年到青年,孤独一直伴随着他的生活,也滋养了他敏锐和丰富的音乐感受力。

第一次报考武汉音乐学院,他的专业课成绩第一,但因文化课的一分之差未达到录取要求,最终名落孙山。

凭借较高的音乐素养,他还可以选择一个不错的音乐学院。但对于华晨宇而言,不是武汉音乐学院,其他的都是将就。

带着这份倔强,2010年,他再次报考武汉音乐学院,这一次,他终于如愿以偿。

但理想与现实往往有着此岸与彼岸的遥远。

他幻想着,在大学里随便都能和一个人聊上音乐,是一件极爽的事情。

可是同学们跟风时下最流行的音乐,揣摩研究的也是市场上流行音乐的唱法。

华晨宇呢?像走错了房间的小孩,进退不得。

班上近80%的同学他都不认识。大学的同窗们,有的人约黄昏后,有的人沉溺在游戏中。而华晨宇则经常泡在琴房里,或许是一个人练琴,或许是在和乐手们一起切磋。

当所有人都在想着如何驱遣寂寞时,他却以朝圣般的孤独,走着一条可能并不通向罗马的路。

他的声乐老师曾严肃地指出:“华晨宇,你的发声不够科学,而且唱法也不专业。”

他不愿意被标准的唱法所束缚:“如果按照这样学下去,我可能就不喜欢音乐了。”

专业最需要什么呢?想来专业最需要的还是发自肺腑的热爱和对它真正的忠诚。

有很多次演出,为了呈现出最好的状态,他会在演出前两天不吃东西,保持嗓子的纯净。对于高强度的彩排,他甘之如饴,因为他明白,对热爱最好的“献祭”是全力以赴。

出道后,他成为第一个在鸟巢开演唱会的90后歌手,九万人的场馆,门票仅用了1分56秒就卖光了,加场后,2分59秒依然全部售罄。

有人说他是“天才”,然而天才不会仰仗天赋异禀而挥霍才情。

因此,仲永最终沦为“伤仲永”。而他呢?以极致之实,行天才之名。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投身到音乐中,他看起来孤勇偏执,但是懂得尊重音乐的人不乏一颗温暖赤诚的心。

在《花儿与少年》中,他著名的三大“花式口头禅”:“随意点”“无所谓”“我还年轻”,暴露了他随性洒脱的性情。

但在《旅途的花样》里,当沙尘暴袭来时,一向寡言的他让大家打开闪光灯,也一直不断贴心地安慰着队友。

马丽和沈腾迷路找不到酒店时,他第一时间发去了地址。

马丽说:“花花一直在想着我,他是个很暖、很值得依靠的人。”

华晨宇是华语乐坛的希望?

在《王牌对王牌》中,导演曾叮嘱沈腾,节目录制过程中想办法让他多说一些话。在沈腾、贾玲的带动下,一向“隐形”的华晨宇放松了下来,他会一边吃东西一边答题,也会在被淋雨的时候,用外套护住了旁边的贾玲。

而那首治愈系的歌曲《好想爱这个世界啊》,则是他为抑郁症群体创作的:

当阳光败给阴霾

没想到你会拼命为我拨开

曾想过离开

却又坚持到现在

……

谈及创作初衷,华晨宇说:“如果你现在是快要生病或已经生病的朋友,好希望这首歌可以温暖一下你,如果你过的很好,好希望你能关爱你身边即将或已经生病的朋友。”

华晨宇也曾在节目上祝福前女友:“我也不知道你现在结婚没结婚,然后有没有孩子,我也不是个特别会说话的人,总之我想告诉你我现在过得挺好的,然后希望你能够遇到一个适合你的人,希望你的爸爸妈妈还是那么健康,我们彼此各好!”

这个不被地球驯服的“火星弟弟”,作为华语乐坛新生代领军人物,自有他的生存逻辑和爱这个世界与他人的方式。

“如果命运是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每一个灵魂都是独特的,都有各自的美德与过错。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你需要我。”

不必孤高以傲世,更无苟合以取容。但他的存在,更像是一个时代的“孤本”,映照出我们似乎从未被充分省视和释放的灵魂。

因此,我们需要来自“火星”的华晨宇,来打开音乐与人生的另一个玄关。

图片来源于新浪微博@华晨宇yu

参考资料:

1.南都娱乐周刊《华晨宇:没有义务要按照你们的方式生活》

2.读者人物《华晨宇,你变了》

3.蝉创意《华晨宇,是有病还是有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