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华晨宇壁纸合集4
2020年3月22日
华晨宇专业知识“翻车”,被音乐教授指出错误,丢脸丢大了?
2020年3月23日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文|令狐伯光

2020年3月20日晚,湖南卫视音乐总《歌手当打之年》,第七期已经正式播出。

第七期当前的排名是米希亚第一,徐佳莹第二,周深第三,吉克隽逸第四。

由于这期还是有奇袭歌手,还有后三名歌手没有公布,他们分别是华晨宇、萧敬腾和袁娅维。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关于《歌手》第七期音乐人们演唱歌曲的专业分析,再到各自排名的讨论,各大社交网络上已经是铺天盖地了。

正所谓:“透过现象看本质。”

伯光根据《歌手》里华语乐坛所谓“当打之年”的音乐人,倒是发现了一个现象。

这个现象便是:

现在华语流行音乐,新生代音乐人从原本全面学习港台,变成开始全面学习欧美,背后是港台乐坛的越来越落寞。

01

流行音乐的源头,发达国家和华事流行乐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近现代流行音乐的源头,自然是欧美等为主的发达国家了。

历史无需赘述,只讲一点便成:近现代科学世界,本身就是欧美所开创的。

欧美的流行音乐是全世界最发达,最成熟和最顶级的。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除此之外就是日本,因为日本是继欧美过后,亚洲唯一的老牌发达国家。

流行音乐虽然继承自欧美,但也和东方文化结合,成为亚洲最高的高度。

韩国有些不同,日本也有低龄青少年的死宅偶像文化,但韩国将其做到顶峰,发扬光大,在亚洲范围做到顶尖。

韩国俊男美女的偶像音乐,加上劲爆吸眼球的舞蹈,但音乐上也相当的西化。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最后,自然是作为后发展中国家的华语流行音乐,因为经济等等因素,于是分成港台和内地的不同发展情况。

当然,因为近现代“全面西化”学习欧美为主。

比如民谣、摇滚、爵士、新民歌与原生态、R&B说唱,再到pop或k-pop等等。

其中除了原生态歌曲,各个民族的民族音乐和民歌,哪怕是“中国风”音乐,都是西方现代音乐做为的内核。

02

两岸三地因为经济的原因,流行音乐发展各有不同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港台因为经济发展得早,音乐类型和内地流行乐有些不同。

70、80到90年代的港台乐坛。

港台乐坛有音乐风格,除了各个本土民族的民族音乐(香港传统粤语歌曲)。

主流音乐风格有“新民歌运动”罗大佑代表的民谣,许冠杰和黄家驹的摇滚(流行摇滚?)等等。

80、90年代的内地乐坛。

内地因为早期经济发展的原因,78年才开放。

之前积累了大量的原生态民歌,与各个民族的民族音乐。

内地市场上的流行音乐,最大最强一直就是两支。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一支是崔健开创的“摇滚乐”,后续唐朝乐队,魔岩三杰等跟进。

后续进入“地下十年”发展,但积累了大量的大神和音乐作品。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一支就是开创不明的“民谣”乐,同样是不弱于“摇滚”的两大音乐风格之一。

但是,2000年前后,内地流行乐和港台流行乐有两个十分明显的差距。

一是港台因为经济优势,音乐产业链非常的成熟,养出了大批音乐公司运作的歌手,与大量传承下来的经典音乐。

歌手便是台湾的”邓丽君“和各种天后,香港的“四大天王”等等。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流传下来的经典金曲,除了翻唱的欧美日本的音乐,当然也有很多经典原创。其中数量最多,影响最广,最深入人心的就是港台抒情歌曲。

也就是后来直接听欧美歌曲的听众,形容的“港台芭乐”。

注意:这种音乐公司运作纯粹的“歌手”,内地因为经济和产业链的关系是一直没有的,“抒情歌曲”的创作一直远远不如港台。

像后续中国观众熟知的王菲,那英等等,

她们都先后受到过港台音乐产业的提携。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崔健,魔岩三杰这种音乐人和纯粹的歌手不是一码事。

早期的李谷一,阎维文、后来的韩红、谭晶等等偏向传统的民族音乐。

二是台湾因为经济优势,还有人口数量等原因,在千禧年左右流行乐革新成功。

这个革新自然是周杰伦,陶喆和王力宏等等。

他们同样的借鉴欧美流行乐,但融合本土化的R&B说唱、新中国风等等流行乐。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2000年左右的内地,音乐风格仍然处在摇滚“地下十年”。当时的内地民谣正在积蓄力量,再到和民族音乐,和港台流行乐传入内地的复杂情况。

这也导致了一个结果。

03

千禧年内地流行乐,处在全面学习港台流行乐中

2000年到2010年:周杰伦,陶喆和王力宏等音乐人如日中天,林俊杰,阿杜的抒情歌曲铺天盖地。

再加上8090年代香港的beyond,四大天王,台湾的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张信哲等等。

这段时间内地流行乐,全面处在学习港台乐坛当中。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你看刀郎,韩红这种相对流行的民族乐。

韩红倒没有骂过刀郎,但被港台捧出的“天后”那英骂刀郎骂成什么样子。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你看卓依婷,杨钰莹等等直接靠翻唱港台抒情歌曲活着的。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你看杨臣刚,郑源等这种创造大陆的通俗情歌的。

虽然在当时也火爆半边天,但因为音乐专业性太低,到现在统统被抛弃了。

2000年到2010年,当时真正拥有大量优秀作品,作品在市场十分火爆,中国听众们耳熟能详的,还是胡彦斌,许嵩,汪苏泷和后弦等人。

但除了胡彦斌在当时在主声誉极高,许嵩三位又都是“不入流”的网络歌手。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即使实力非常过硬的胡彦斌,从现实出发也是周杰伦、陶喆和王力宏系的R&B说唱系音乐人。

哪怕是中国风,你也写在陶喆,周杰伦等人后面。

许嵩也有自己的中国风。

他们就是在周杰伦等开创的港台音乐体系之下,创造出了自己的音乐风格。

没有创造出的那就叫着跟风。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这种全面学习港台乐坛的风格,同时体现在当时内地音乐综艺上。

比如早期音乐综艺,港台的音乐人大量担任音乐导师。

比如2005年第二届《超级女声》,张靓颖,李宇春,周笔畅等选手,在节目中演唱了大量港台的流行音乐。

伯光印象极其深刻的是周笔畅。

当年的周笔畅,几乎是全面的翻唱陶喆的歌曲。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这十年港台乐的影响有多大,对于内地乐坛影响有多大,相信不再赘述。

04

从《歌手当打之年》的选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2010年过后,华语乐坛中心由原本的港台,迅速的向着内地迁徙。

其中标志性的事件,便是湖南卫视《歌手》这些音乐综艺节目的火爆。原本需要港台包装的音乐人,需要内地综艺包装才能火爆了。

曾经全面学习港台流行乐的内地音乐人。

虽然还是有向港台学习,但更多的还是直接学习欧美。

如果说继承中国本土摇滚的是谭维维和梁博。

那么当前继承民谣最火的音乐人就是毛不易。

李玉刚,霍尊等等音乐人,则是传统的民族音乐,戏曲等音乐流行化的音乐人。

但是其它音乐人呢,连早期的张靓颖,李宇春,尚雯婕等等音乐人,都已经走上直接学习欧美类型音乐的路子。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像尚雯婕和李宇春的各种欧美先锋音乐。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张靓颖后期大量歌曲,甚至还进军欧美发了一张全英文的音乐专辑《Past Progressive》。

我们最后再回到《歌手当打之年》来看,前六期的歌曲不再分析,单独从第七期着手。

日本米西亚不提,可谓是一直在揭港台翻唱乐的短了。

我们再看看其它“当打之年”的华语歌手们。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袁娅维《 存·不存在》,徐佳莹《Last Dance》,萧敬腾《我只想要一个人的感觉 》,声入人心男团 Super Vocal《Qui Con Me》,周深《有可能的夜晚》,吉克隽逸《直来直往》。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华晨宇的《降临》是五声音阶,是有中国元素。

不管多少观众吐槽歌曲不好听,或者歌词听不懂,它都和过去港台那种“中国风”音乐是不同的。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太一的《玉》不用赘述。

音乐风格太多了,电子,说唱等等,都是直接取经欧美,与港台乐不沾边。

声入人心男团Super Vocal的音乐剧《Qui Con Me》一样。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袁娅维《 存·不存在》和吉克隽逸《直来直往》。

这两位女性音乐人有意无意的一直都放在了一起比较,实际上她们确实也应该放在一起。

袁娅维一直是爵士和灵魂乐等音乐风格,吉克隽逸的音乐风格倒是有些不同。但她们俩不管唱的歌曲是自己的还是翻唱别的。

最终演唱的出来的音乐风格,始终都是直接学习欧美音乐的范儿。

你可否能从她们两人的演唱风格,唱功,技巧,再到编曲上面看到师承港台吗?

答案是即使有,但是很少!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最终只有徐佳莹的《Last Dance》,萧敬腾的《我只想要一个人的感觉 》和周深《有可能的夜晚》,都有曾经港台乐的路子。

总而言之,哪怕是回顾《歌手》前面六期。

我们都能发现现华语乐坛“当打之年”新生代音乐人们,更多的是直接开始取经欧美,很少再向港台乐坛学习。

港台乐坛的成名音乐人,当然也有做直接学习欧美的音乐。

但他们早已度过了创作的巅峰期,最新的作品和巅峰相比还是有距离。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又因为产业链等等方面的迁徙,港台本土学习欧美的新生代音乐人,如果没有通过大陆综艺的跳板,观众又不会认识。

这就体现了港台乐坛的落寞之处。

比如很多观众很不喜欢华晨宇,太一,再到袁娅维,吉克隽逸的音乐也欣赏不来。

但最残忍的现实在于,港台乐坛连观众不喜欢的“当打之年”的音乐人都没有了,哪怕是音乐综艺节目,这些来也就捧红邓紫棋和徐佳莹。

没了!

最后,内地音乐人还需要努力。

以《歌手当年之年》几期节目来看,便是如此。

华晨宇《降临》,太一《玉》:从《歌手》看渐行渐远的港台乐坛

华晨宇、太一,再到袁娅维,吉克隽逸直接学习欧美歌曲,先进倒也是先进的。

缺点就是对于普通民众而言,还有事后音乐的播放率。是颇为不如徐佳莹、周深,甚至是日本米西亚那种抒情华语音乐的。

这或许也是《歌手当打之年》这档节目,后来收视率有些萎靡的原因。

说到底,他们与早期的罗大佑、李宗盛,崔健和香港四大天王等相比;再与后来的周杰伦,陶喆和王力宏等音乐人相比。

他们在音乐专业上面,与大众流行的平衡上还远远不足。

这些“当打之年”的华语音乐人,还需要努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