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当打之年”:天才顶流偶像抑或“不红”歌王?

六年了, 华晨宇还是那个华晨宇, 有点自我, 有自己的小世界
2020年3月18日
华晨宇“蜕变”成王!“天才顶流”偶像,比乞丐贫穷,比国王富有
2020年3月19日

“华晨宇·当打之年”:天才顶流偶像抑或“不红”歌王?

文 | Mia

或许再没有一个人同时承受着如此之多的“红”与“黑”,争议与热爱。

2019年12月4日,华晨宇写给抑郁症群体的新单曲、“火星三部曲”第一部《好想爱这个世界啊》上线,随后创下了一系列惊人数据:上线2分钟销量破百万,半小时拿下网易云音乐数字单曲年榜与总榜第一,最终销量破1960万张,销售额破5800万,打败周杰伦登顶全网数字单曲销量冠军。

“华晨宇·当打之年”:天才顶流偶像抑或“不红”歌王?

这一季《歌手·当打之年》对华晨宇的偏爱也是显而易见:已经播出的六期节目中,他拿下了三次第一。从花絮、单人照等宣传物料上来看,他牢牢占据着频次C位。甚至有网友调侃,这一季《歌手》不如叫《华晨宇·当打之年》。

微博粉丝数达3530万,每条微博均评论转发过百万,内地明星超话榜常年TOP10:“花花”华晨宇的顶流偶像地位毋庸置疑。但与此同时,路人对他的印象大多是“歌听过但没印象”,粉丝圈层之外,偏低的大众传唱度一直是这位“不红歌王”的出圈障碍,微博上甚至有一个专门的TAG#华晨宇难听#。天才顶流偶像身份向左,音乐人、歌手身份向右,演奏、编曲、作曲、演唱全面包揽,左右拉扯之下,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华晨宇?

顶流向左,歌王向右

标志性的酒红色烟熏眼妆,写满故事的眼神表情,有时盖过眼睛的刘海,越来越潮的装扮,在舞台上踩凳子、站上钢琴,抖手转身等各种华丽的肢体表演——这一切,构成了华晨宇的IP符号。毋宁说,没有这些“外在加持”,华晨宇也就不再称之为今天的华晨宇。

也正是这些视觉形象、舞台表现,帮助他成为国内独一无二的带有“VR视觉系摇滚”气质的偶像。日本视觉系摇滚受欧美华丽摇滚的影响,诞生于80年代末,用夸张大胆的装扮和妆容表达音乐理念,包括中性化甚至女性化的装扮,以X-JAPAN等为代表。而当流行歌手与视觉系符号相撞,则构成了足够的记忆度与辨识度,形象蜕变、时尚度提升也赢得了更多品牌青睐。

“华晨宇·当打之年”:天才顶流偶像抑或“不红”歌王?

与2013年《快乐男声》时期那个拿下冠军,戴着黑框眼镜,朴实羞涩的少年相比,华晨宇发生了太多变化。资料显示,他童年时期父母离异,大多数时候一个人生活,从小学习长笛和钢琴,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快男舞台上,一曲带有人声实验先锋性质的《无字歌》震惊四座,蔡国庆评价为“不是天才就是蠢材”。同年,华晨宇签约天娱传媒。

2014年,他以一曲《在那遥远的地方》登上春晚舞台,飙高音唱法再现。2016年,华晨宇在《天籁之战》中对《我的滑板鞋》出色的改编演绎,以及将《西游记》片头曲改编为《齐天大圣》,其个人对于摇滚的偏好与歌曲中追求自由、“炸裂”的感觉相得益彰,而舞台表演也大幅度加分,为他圈粉无数:华晨宇的优势在于Live现场观看而非单纯的倾听。

从2017年到2019年,《明日之子1&2&3》中华晨宇持续以星推官身份出现,让观众看到了他的技术实力、音乐专业度,国民度进一步提升。《歌手2018》和《歌手:当打之年》中的争议、流量都在他身上。到了2018年,华晨宇成为首位登上鸟巢开个唱的90后歌手,不到两分钟票全部售罄。

“华晨宇·当打之年”:天才顶流偶像抑或“不红”歌王?

从快男中的“火星弟弟”人设,到《花儿与少年》被贴上“巨婴”“怪异”标签,镜头和剪辑放大了外界争议,早期团队也没有找到艺人运营的正确方向。不同于其他“唱而优则演”的“全能偶像”,近年来华晨宇及其团队一直保持着清醒与审慎,并未迅速透支流量人气而一直专注于音乐人角色。参演综艺、商业代言活动等秉持着“少而精”的原则,作为天娱传媒旗下的一名“芒果系艺人”,他担任常任嘉宾的综艺也大多是芒果系资源,多为音乐综艺,唯一的例外是《王牌对王牌4&5》,疫情期间,这档头部综艺又凭借“还珠”等回忆杀狠狠刷了一波热度,而华晨宇呆萌暖心的人设也深入人心。

此前,华晨宇代言过美宝莲、雅诗兰黛、赫莲娜、美拍、青岛啤酒、养生堂等,2月27日,李宁官宣华晨宇成为其首位明星代言人。3月9日,雪碧微博官宣华晨宇成为全新品牌代言人。品牌纷纷努力契合95后个性主张价值观的当下,人设从“怪异孤僻”蜕变为“真我”“潮流”“极致”的华晨宇正逢其时。

“不是天才就是蠢材”,至少,华晨宇验证了自己是一名十分高质量的偶像。高效粉丝经营之下,火星人被视为“李宇春粉丝群体之后选秀里组织性与忠诚度最高的群体”。无论是形象、才华实力、带货能力,乃至近期因肖战事件备受争议的流量粉丝引导管理和安全系数,甚少涉及负面的华晨宇都有着相当稳定优质的表现,称之为天才流量偶像并不为过。相比之下,他的唱功、音乐、舞台表演则备受争议。

很长一段时间,华晨宇被贴上“装神弄鬼”“故弄玄虚”的标签,而作为创作歌手,华晨宇代表性的原创歌曲如《我管你》《齐天》几乎每一首歌都在讲述“自我”,音域跨度大,也导致了歌曲在传唱度方面受到限制。而其传唱度较高的《烟火里的尘埃》《我的滑板鞋》等要么词曲并非他个人创作,要么是进行另类改编。

“华晨宇·当打之年”:天才顶流偶像抑或“不红”歌王?

“华晨宇是天然的舞台表演者属性,这种属性远远大过他作为词曲创作者的属性、以及唱片歌手的属性……他的表演越来越夸张,毫无忌惮地把自己所有的美的、丑的、惊人的、尴尬的、灵动的、古怪的、生动的、自恋的东西全都展示在舞台上。”知名音乐博主“耳帝”日前这样评价道。

“舞台魅力”“观众缘”“个人特色”与音乐相比,究竟哪一个更重要?答案或许也很难断定。3unshine的Cindy,杨超越,最近《青春有你2》虞书欣的出圈都证明了“艺人有争议无关紧要,没有辨识度才可怕”。市场渴望着非传统的偶像诞生。华晨宇带给艺人经纪行业的启示是,人设能够优化蜕变,纯歌手也可以加入更丰富的形象元素。

“天娱一哥”的解约疑云

最大的摇钱树华晨宇会跟天娱传媒解约吗?

这是自从签约以来就持续至今的疑云。资料显示,双方的经纪合约期从2013年7月13日签到了2021年7月12日。2015年,“天娱一姐”李宇春与其合约期满,不再续约,成立独立工作室。2017年,原天娱总裁龙丹妮出走创办哇唧唧哇。两次震荡,均引发外界对于天娱危机将至、华晨宇是否会随之解约的猜测。

“华晨宇·当打之年”:天才顶流偶像抑或“不红”歌王?

“华晨宇·当打之年”:天才顶流偶像抑或“不红”歌王?

此前#华晨宇经纪人#一度登上热搜,华晨宇被发现取关了天娱传媒官微,另随着华晨宇工作室成立,单飞质疑声不断,粉丝频频声讨团队工作失误。引发粉丝不满、催促解约的一个原因是公司人事和架构的变动。自龙丹妮离职后,湖南广播电视台节目交易管理中心主任肖宁接任天娱总经理,天娱架构开始侧重于影视,“天娱音乐”和“天娱影视”两大板块合并为“艺人管理中心”,粉丝认为华晨宇没有得到相应的资源配置。互联网平台入局,偶像选秀新模式兴起以来,天娱这样的传统经纪公司更是受到了冲击。

另一个原因是艺人与经纪公司的分成比例。根据快乐购于2018年发布的“关于上海天娱传媒有限公司业绩真实性专项核查报告”,天娱传媒2017年净利润为1.19亿,艺人经纪业务收入为2.57亿,登顶当年度经纪行业,其中单个艺人贡献创收9114.13万,前五大供应商中华晨宇的个人工作室“东阳横店华开见宇影视工作室”采购金额为4758.52万元,可推算出华晨宇在2017年为天娱贡献创收9114.13万、超过三分之一,分成为4758.52万。“五五分成”的比例,与部分头部艺人与经纪公司“二八分成”“三七分成”的抽佣相比,着实算不得优厚。

还有一个原因是内地粉圈生态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粉丝后援会规模增大,开始有组织、有计划地为偶像规划将来,维护形象和代言,承担起部分偶像运营的任务,两者矛盾冲突不断,经纪公司难免成为众矢之的。

如果华晨宇解约成为现实,必然会对天娱传媒带来巨大震荡。其旗下主要艺人还有欧豪、于朦胧、陈翔、姜潮、白举纲等。欧豪电影资源不错,入股黑蚂蚁影业,并参与部分电影投资,去年参演电影有《烈火英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多部票房爆款;去年搭档鞠婧祎出演过《新白娘子传奇》的新生代古装小生于朦胧,现在手握疫情红利下、开播后网剧热度第一的《两世欢》。从上述艺人发展路线也能看出,影视加综艺是天娱的主要方向,因此华晨宇随着明年合约到期不再续约已成大概率事件。

从“异类”“寒鸦少年”到“国王”,在另类与主流的边界游刃有余地游走,这是一个人不断蜕变找回自我与自信、面对外界质疑从容表达的故事。同时,从“快男”走出的最后一个顶流,成为《明日之子》系列的星推官,《歌手》备受争议的歌王,也见证了音乐偶像选秀平台的更迭,音乐综艺产业的沉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