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邓紫棋可真大胆,长裙开叉到腰际线,长腿吸睛哪像157cm?
2020年3月17日
157身高却穿出175超模腿,邓紫棋减肥甩肉18斤,完美摆脱皮裤印象
2020年3月17日

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文|浮萍

《华晨宇·当打之年》

这是网友对这一季《歌手·当打之年》的调侃,因为这一季节目中对于华晨宇的偏爱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从比赛结果来看,在已经播出的6期节目中华晨宇获得了3次第一、成为获得第一次数最多的歌手;在已经播出的6期官方视频中,每一期节目看点都带上华晨宇;在节目官微的宣传中,华晨宇的单人舞台照和花絮比例远远高于其他选手。

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这一季的首发歌手为华晨宇、MISIA、萧敬腾、徐佳莹、袁娅维、毛不易、周深等人,虽然整体实力明显弱于前几季,但为什么唯独给予华晨宇如此多资源的偏爱?

“华晨宇本身现场非常好”一位华晨宇的核心粉丝对文娱商业观察表示,对于华晨宇取得多次第一的成绩并不意外,但是她作为华晨宇的核心粉丝,非常反感《歌手·当打之年》与华晨宇之间捆绑宣传的策略。

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他(华晨宇)属于比较有争议的歌手,爱他的人会非常爱,讨厌的人也会非常讨厌”,在这位核心粉丝看来,这些首发歌手中能够引起话题讨论的不多,节目组就将华晨宇推向前台捆绑营销以制造话题“要不是有华晨宇,很多人和我一样一眼也不会看这个节目。”

《歌手》这个节目从来不缺少话题,从2013年至今的每一季都会有一些舆论争议,综艺节目的热度很大一部分也是靠各种争议话题维持的,但是这一次的争议与以往有很大不同的是,背后藏着复杂的资本嵌套。

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华晨宇全约天娱传媒

湖南卫视节目妥妥C位

华晨宇第一次参加是在《歌手2018》中,当时以补位歌手的身份参加就获得了当期节目的第一,随后节目也多次获得周冠。作为一个新人歌手,华晨宇这顶尖级的歌手舞台上出尽风头。

加上华晨宇在这一季《歌手·当打之年》中妥妥的C位,自然引来了众多的猜测,以至于有“黑幕”说。

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众所周知华晨宇是参加湖南卫视2013年《快乐男声》出道的,之后经纪约就一直签在芒果系的天娱传媒旗下。资料显示,在天娱传媒没有并入到上市公司快乐购(芒果超媒前身)时,天娱传媒是湖南电视台100%控股的孙公司;即使并入到上市公司之后,股权经过层层穿透,天娱传媒和湖南卫视都是湖南广电控制的公司,因为可以说华晨宇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芒果系艺人。

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这种选秀-签约模式在当年是非常流行的,李宇春、周笔畅、何洁还有张杰等通过湖南卫视节目选秀节目出道的艺人,经纪约都揽入天娱旗下,成为与芒果系深度绑定发展。

但是华晨宇与他们不同的是一直没有解约。在李宇春、张杰等头部歌手纷纷解约、天娱灵魂人物龙丹妮离职创业之际,华晨宇一直没有正式解约,根据芒果超媒借壳时的资料显示,双方的合约期从2013年7月13日至2021年7月12日。

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有了这层资本层面上的关系,湖南卫视的《歌手·当打之年》力捧华晨宇就不奇怪,更何况现在天娱已经离不开华晨宇。

根据芒果超媒的材料显示,天娱传媒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4.9亿元,其中纪收入2.57亿元,作为天娱传媒一哥,华晨宇2017年为其创造了9114.13万元的收入,占天娱传媒艺人经纪收入比重超过三分之一。

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华晨宇一旦解约,对于天娱传媒的经纪收入、甚至是营业收入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因此天娱传媒一直极尽全力堆资源给华晨宇,以挽留住即将合约到期的他。

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业务和经纪分成皆存问题,华晨宇和天娱的分手或将不可避免

目前对于天娱传媒自身而言,过于依赖艺人经纪收入的营收结构,在遇到影视行业深度调整,尤其是针对艺人薪酬敏感问题的打压大环境,确实收到了非常大的影响。

根据招股书资料显示,2019年上半年天娱传媒实现营业收入2.75亿元,相比较于2018年上半年的3.66亿元下降24.86%;实现净利润4992.47万元,相比较于2018年上半年的9956.59万元下降49.86%。

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芒果影视的艺人经纪影响很大,天娱传媒相对来说好一些,但也受到了较大影响。”一位芒果影视的经纪人对文娱商业观察表示,同属芒果系艺人经纪,他们能感受到大环境不佳对两家公司的不同影响。

在自身业绩不佳的情况下,天娱传媒还需要面对华晨宇的解约局面。

自2018年以来,关于华晨宇与天娱传媒的小摩擦不断,粉丝们也一直力挺华晨宇摆脱天娱传媒、独立发展,因此双方分手的传闻一直不断。有知情人向文娱商业观察透露,对于《歌手·当打之年》的参赛,天娱传媒并没有提前征得华晨宇同意,导致首场比赛中,华晨宇没有彩排直接现场的表演的,双方的矛盾由此可见。

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抛开这些满屏吐槽天娱传媒和华晨宇工作室的闲言碎语,就是在经纪利益分配上面,天娱传媒和华晨宇之间存在着非常大的问题。

以2017年华晨宇为天娱传媒创造9114.13万元的业绩收入为例,最终到华晨宇本人只有4758.52万元。

因为根据天娱传媒2017年前五大供应商来看,华晨宇的个人工作室东阳横店华开见宇影视工作室位列第二大供应商,两者往来的资金是4758.52万元。按照行业内公开的秘密,这个资金应该就是华晨宇2017年的经纪分成,从这个数据也可以推算出华晨宇和天娱之间的分成比例为5:5。

华晨宇与《歌手》,资本嵌套下的C位战

“这与目前头部艺人与经纪公司分配比例有很大不同。”一位接触过众多艺人经纪合约的投资人对文娱商业观察表示,头部艺人至少是二八开:艺人拿大头、经纪公司拿小头,对于头部艺人而言,经纪公司以赚吆喝为主,实际上挣不到什么钱。

天娱传媒是国企,体制内的框架决定其无法向市场化的公司那样和艺人分成,因此和华晨宇合约到期后的决裂几乎成为一种不可逆的选题,届时天娱传媒将会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